喜歡的四季,不喜歡的四季(駐站作家)

我們總遇過這樣的選擇,就是在作文課中,必須選擇自己喜歡的事物去書寫,譬如寫喜歡的季節,在春夏秋冬之間選一個。當然無論要寫多少遍,我也會選擇秋天,而且必然會有這麼的一句「踏在黃葉舖滿的路上」,中三讀完地理後,會多加一個情節,明明白天仍然有點熾熱,突然黃昏一場雨,就成了秋天,正是「一雨便成秋」。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喜歡的運動、喜歡的課堂、喜歡的歌、喜歡的廣告⋯⋯我們總在這些選擇中度過。

我確實喜歡秋,秋天包含了我生日的月份,不喜歡秋天好像有點兒說不過。不過我不喜歡它的短暫,也非常不喜歡落葉的悲涼。如果可以選擇,我一定不會走在黃葉路上。住城市的我,看見行人路上的落葉,只會想到它們下一刻就被清潔工人掃走,與其他垃圾一同被丟棄在黑色的大垃圾袋內,所謂「落葉歸根」——走好它們最後的一程不過是舊人的痴心妄想啊!

我也喜歡春天,喜歡它的明媚、欣欣向榮,喜歡微雨灑在臉上的清涼,小時候會帶傘,現在帶了傘子也通常不選擇打開。但我不喜歡春雨過密的日子,早幾年在某山腰中學擔任創作坊導師,最不喜歡在三四月潮濕時到那學校上課,水珠黏附在四周,一滴又一滴沿著牆身或天花流下來,而地上不是一個個黑色的鞋印就是半濕的防滑紙皮,非常骯髒。文人或許會修飾這種情況為校園在流淚,但淚流得多,再加上鼻涕,不會有詩意吧。

我也喜歡夏天,喜歡它的爽朗、無拘無束,喜歡陽光灑在身上的炎熱,喜歡看著陽光在海面上的折射,喜歡樹葉茂密代表的生命力,喜歡躺在沙灘上吃冰菠蘿。但我不喜歡那種沒有風吹過的侷促,特別在等巴士的時候,夏是一種酷刑,想榨乾人們身上的所有水份。如果可以選擇,我情願走路,也不願意等待。夏天就是一個要行走的季節,不適宜等待。

我也喜歡冬天,喜歡它的孤高、清靜,喜歡偶爾襲來的一道冷風,喜歡把雪捧在手的感覺,喜歡在疾走後也不會流汗的狀態。但我不喜歡要在冬夜持續低溫下坐在窗邊寫作的日子,寒風穿過窗子,滲入了衣服,冷得想讓腦袋冬眠。香港冬晨和暖,冬夜寒冷,我接受不到的這種矛盾,因此每隔兩三年,我就會去一趟旅行,一直在寒冷之中過上幾天。

說起四季,人人說不完,人人有喜歡與不喜歡的片段,偏偏寫成文章,我們必須選擇,必須「隱惡揚善」,挪用不屬於自己的形容、片段和記憶。愛和恨從來是並存,難以分割。我時常在夏天想起冬天,在冬天憶起夏天。當穿著短袖T恤的時候,會懷疑冬天是否真的如此很冷;當穿著厚厚毛衣的時候,會想像如何在三十四度高溫下還穿這麼多。四季如此,喜歡的地方,大概也如此。

孤獨的男人(下)

夢境,永遠都是美好的。相比起真相,不知美好多少倍。
夢,總是甜蜜的。在回憶中,那夢,如飴般的甜蜜。
沒錯,是如飴般的甜蜜,對他來説,是唯一且不可替代的救贖。
如今,夢境開始支離破碎。
而碎片,不但沒有消逝,而是不斷刺進他的心裏。
撿不起來……全部都撿不起來……
一切的一切,都化爲了碎片。
而他,多次想將碎片撿起來,然後重新組裝成新的夢境。但是卻一次一次的再次破碎。
如果,碎片能跟著海洋流走,你説,有多好。
不斷備受折磨著,一直一直,一次又一次,備受折磨著。
在折磨中,努力想保留人格的他,卻抓不住自己的人格,自己的靈魂。
是其他人折磨著他,還是他自己折磨著自己?
在夢裏,她的聲音,是多麽的動人,每次,她的聲音都顫動這他的眼睫。她的臉容,是多麽的燦爛,每次,她的臉容總能令他得到一絲絲的救贖。她的回憶,是多麽的……多麽的甜蜜、美好,每次,一旦會想起她,便覺得,這人生死而無憾了。
但是,爲什麽現在,這場夢卻如此的悲哀?是爲什麽?
爲什麽這場夢會變得這麽的支離破碎?
到底,這場夢,什麽時候才能結束?
殘酷的夢,令他覺得,現實和夢境的界限越來越模糊。
究竟何爲夢,何爲現實?
他的歸宿,又是在哪裏?
沒人知道答案,因爲,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内心裏,每一個角落,都是充斥著她的記憶。
以前的他,一定會充滿這自信,回答道自己的歸宿,一定是她的周圍。
但是現在,即使充斥著她的回憶,也難以下定決心回答自己的歸宿。
在這個逐漸消逝的夕陽裏,他的方向,慢慢的,慢慢的消失裏……
爲什麽不能乾脆一點,索性把她的記憶,全都捨棄掉。
明明感情這樣事物,他也丟棄了,但爲什麽,關於她的記憶,卻仍然在腦海裏面。
爲了適應這個冷酷的世界,他早已靜下心來抹除掉自己的感情。
但是,但是爲什麽就是忘不掉她……
宛如無聲的吶喊一般,他扯著自己心臟的位置,不斷想哭,但是,這時卻沒有眼淚流出。
究竟跨越痛苦的盡頭,又留下了什麽?
無論何時,他都懷抱這殘破不全的心念。
信條,早已被打破。
究竟,她在自己的心裏面,占了多少位置。
在這個崩壞的夢境裏,他逐漸失去了記憶,有如這個在消逝的夕陽。
這幅景觀,在他的眼裏,有如末日。
不過,可能每天對他來説,都已經算是末日了。
選擇明明就在自己的手裏,但卻在自暴自棄……
他不禁在心裏嗆道:
“人真是一種犯賤的生物。”
記憶的碎片,慢慢流逝著。眼淚,也慢慢從眼眶裏,慢慢溢出。
剛剛哭不出來的淚水,在此刻,終於得到解脫。
而那個揪心的感覺,再次出現。
他抓緊時間,來感受這此刻的感受、心跳、脈搏和呼吸。
淚水不斷從下巴滴在海面上,與海水融合在一起。
早已分不清海水和淚水的味道了。
無聲的呐喊
無力的反抗
還不放棄的他,不斷重複著以上的舉動。
直到……夕陽消逝爲止。

五十二赫茲

五十二赫茲,明明聲音可以縈繞半個地球,卻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孤寂,不管如何高歌也沒有同類聽見。牠的頻率與其他鯨魚不一,沒有鯨魚可以接收到,永遠不知曉什麼是同儕的快樂,亦只能形單影隻地成長,聽不見,道不清,髣髴只能自說自話。冀望著身邊倏地能聽見自己的聲音,卻只能在現實的佚名中氤氳不甘,在冷冽的水中浮游一生,盼著四季的交替,終身覓不到能聽懂自己的伴侶。
牠明明是來自愛的一切,可牠最為孤獨。

每次的悲鳴也摻雜著染上了痛苦,如何吶喊也沒有傳到他人的耳畔中,在無盡的深淵間自娛著,僅能活在絕望的孤獨中。所有人也為牠感到惋惜,為牠的身影感到可憐,同時也摻著一絲嘲諷,所有東西儼如都都對牠於事無補,牠只是一個怪類,微不足道的異類。

但牠為了近乎其微的希望在歌唱,在鮮藍的大海中昂聲而唱,輕柔地盼望著自己的孤苦能折成小船,飄動到佚名的溫柔鄉間,能夠被誰聽見。身邊盡是說著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牠還是為了美好的明天在努力潛游中,努力昂聲高歌,這樣的希望微乎其微,但牠沒有放棄。
牠的確來自孤獨,也是隻身的單薄,但牠也來自愛,屬於善意,為了未來的愛,牠一直一直在鳴唱。

終於在二零一零年,研究驀然發現有兩個地方同時發出了同頻率的鯨歌,可能不是唯一一隻鯨魚的報章亦隨之公開,鯨魚一直的吟唱,終究得到了回應,相濡而沫再也不是不可能的代名詞。兩隻同樣沒有身伴的鯨魚,終究走到了一起。

牠眼中的海洋,可能更美麗了。
來自孤獨的牠,終於不再孤獨。

啊,你還在形單影隻地唱著最動聽的歌嗎?抑或是不行不暫時孤身吟唱?請你緊攥著希望,高聲歌唱吧。

總會有另一隻五十二赫茲被你的歌聲引領著,請一直相信,另一隻同樣來自愛和孤獨的牠,跨越大半個地球和世紀,仍在為了你努力前進。

因為孤獨,才需要活著。因為孤獨,更需要探索,更需要愛。你終究會成為最耀眼的光。

最熟悉也最陌生(駐站作家)

已經不記得是哪一天,我突然發現左手手腕有條小小的疤痕。疤痕很短、很淺,用「道」來形容似乎太誇張,用「絲」也好像不大準確,打個比喻,如果它是綠色的話,它就像微微凸的血管,若不是刻意去看,是很難發現的。我也不是經常在意它的存在。不過當一個人發呆的時候,就會想是何時弄傷手腕呢?又是因何弄傷呢?百思不得答案,我只能推想是小時候發生的事。

我不算是一個不小心的人,但人大了,總遇上很多意外。沉迷足球的那一段日子,最常弄傷左腳踝,即俗稱的「拗柴」。記得第一次受傷後,看了一次跌打,休息了幾天,就以為自己痊癒,殊不料原來一直沒有好轉。有些時候,甚至下樓梯也會弄傷。幸好經朋友介紹後,找了一位跌打高人,他摸一摸我的足踝幾下,就說你本身有舊患,還去踢球,不受傷才怪。自此,我就斷斷續續看了這位跌打師傅差不多三十年了,膝傷、腰傷、肩傷⋯⋯當然不是遇到大傷,我是不敢去找他,怕又被他一摸之後,又責怪我不肯第一時間去找他,令小傷變成頑疾。

跟那位師傅談得最多的一個話題,就是「我那塊骨凸了起來」、「你看看那裡是不是移了位」、「怎麼兩邊不對稱」呢?師傅每次聽到,總會說你不是弄傷的話,有多久沒有看過那個位置呢?不要太杞人憂天,這是正常的。聽完後我也只能以笑遮醜,確實不是受傷的話,我很少理會自己的身體。有一段日子胃氣漲得很厲害,去找了相熟的西醫,我劈頭第一句就說心坎正中位置生了東西,弄得我很辛苦,醫生診治後說這是正常的身體構造,別太擔心。當然兩名專業人士都說得對,後來筋骨好了、胃氣消退,我也不再留意那些疑神疑鬼的「特徵」。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最熟悉自己身體的那個人,但原來一旦遇到特殊情況,才發現對這個以為最熟悉的軀殼,卻是最陌生的。這陣子為了防疫,戴口罩之外,也戴上眼鏡,出門前和回家後例必洗手,順道照照鏡,才發現右眼眉的其中一條眉毛長得特別長。

我兩道眉毛本身極不對稱,兩道眉連在一起,可以把它們幻想成某名牌波鞋的標誌。右眉豎起,而左眉向下。因此,我早習慣自己的右眉上翹。不過由於這陣子把眼鼻口都「掩蓋」著,眉毛成為僅有的焦點,我才發現那條眉毛長得特別顯眼。我跟媽媽說起,她說你的眉一直如此。像當初發現手腕的疤痕一樣,我納悶了半天,仍然不記得它何時長成這樣子。我猜想多過一段日子,就如那疤痕、那些所謂身體的異狀一樣,不刻意留心的話,就會忘記那眉毛。其實世事都如此,庸人才會自擾。

看著「現在」消逝,又重生

題外話:你有沒有過什麼事情曾經特別想做,但因為自己的原因,最後沒有去做,或者沒有做成?

人生有太多太多「現在」,一愣神,便是新的「現在」。我們在時間長流的每刻,都與不同的「現在」肩並肩。上一個它成為了消逝的過去,而遙不可及的未來成為了這一個它。

今年不同於以往,長流的流速仿佛被人動了手腳,悄悄調成了兩倍速在我身邊飛速度過。不過回頭一看,原來是我每天都過得太相像,在家吃、喝、玩、樂。哦,還有上網課,週一到週五半天就坐在電腦前,注意都飄到窗外的大樹,未點亮的街燈,上完跟沒上似的,倒是像曾經考完試回憶課堂一樣沒有實感。大概是這大半年,一事無成,每天過得又很迷幻,才有如此錯覺。

對正值重要時刻的人,今年是辛苦的一年,庚子年,也是不幸的一年。九月了,離中秋沒多遠了,一年,終於快要過去。這段日子,在家的時間這麼多,本來我想好好鍛煉我的畫工,結果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隨手摸魚;本來我想趁機看完書架的書,結果看書清單上的書名卻不減反增;本來我想要每天都自主早起,結果沒有課的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曾經的現在,我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最終的結果都以之後再說告終。想想,曾經也不過是像這樣循環往復,因此對自己的標準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這只會讓我對自己更得寸進尺而已,所以我才變得如此落魄。唉!都是人的惰性在作祟。

我們每時每刻都在「現在」,如同明日復明日,「以後」何其多。即便明白這個道理,我並不充足的自律性拯救不了深陷泥沼的自己,掙扎都徒勞,只會越陷越深,沒入不知名的深淵,永遠困在下次一定的魔咒。這種無能為力的窒息感,讓我感覺自己是個廢物。特別是看到別人畫的畫,別人的自律,別人身上處處的優點。那一定付出了很多很多的「現在」。面對他們,我自愧不如,仰望著、羨慕著他人,自責。可我同時又沉迷在不用努力、無憂無慮、日夜玩樂的虛妄幻想中,被無能和懶惰纏住了身體,被束縛著,彈動不得,掙扎無果,眼睜睜看著「現在」擦身而過,消逝,又重生,又再離去。

人只能活在當下,看不見未來,抓不住現在,碰不到過去。雖然我們還年輕,還有很多未來,但過去的時間已經消失不見了。「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我們必須與人的惰性血戰,不可懈怠,亦不可頹廢。決定好的事情就去做,不要讓自己認為浪費了光陰,留下遺憾。

『不速之客』😩🦎

       一天, 媽媽在客廳專心致志地掃地,突然,一隻「不速之客」🦎(不知在哪裏爬出來)鬼鬼祟崇地爬進客廳去參觀我們的房子,來一場刺激又驚險的冒險之旅。🎢誰知!還未踏入冒險區,就遇到了『獵人』🙊🏹,媽媽嚇得驚慌失措😫😖,我看了一眼👀,一看就知道是壁虎, 當我想仔細的觀察時🕵️‍♀️🔎,媽媽以為是害蟲😒,立即拿出『武器』~掃把🧹準備把牠掃地出門。😪🚪🧹

       當媽媽七手八腳地把可憐的壁虎😭掃地出門後🤦‍♀️,我溫柔地對媽媽說:😏「媽媽,其實,壁虎是家裏的好幫手,牠可以吃蟑螂的。🤗」媽媽頓時驚呆了。😲她立即上網搜詢,結果讓她腸子悔青了。🥶😰原來, 壁虎可以吃很多害蟲。是受保護動物。媽媽真是丟了她的『無價之寶』🤑。難怪,在那幾天,蟑螂少了不少。✌️👍自從,沒了壁虎先生,蟑螂又肆無忌憚的在廚房裏「踱步」🦗,真令媽媽萬分頭痛。🙉

     當我提起壁虎的事時🙄,媽媽都會唉聲嘆氣地說😪:「壁虎!🦎壁虎!快來幫忙呀!🥺🙏我們這裏好需要你呀 !」🙇‍♀️🙏🙏

論需要和被需要

某天巧合下,我在一間甜品店裏聽到有對情侶在打情罵俏。女方含情脈脈地道:「我想就這樣永遠依靠着你,你就是我的全世界,我已經離不開你了⋯⋯」男方用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她,輕輕地把女方摟入懷裏說:「我會永遠在你身邊,請你隨時地依靠着我,這樣我才能感受到我在你的身旁以及被你愛着。」雖然聽到這些肉麻的話也不是很稀少的事,但這一刻我的臉依舊是扭成了苦瓜似的,嘴裏品嚐着的巧克力蛋糕相比之下似乎也變得淡而無味。我緩緩地坐直了身子,吸了一囗氣,腦袋裏的頭腦風暴終於冷靜了下來。不久後,在夕陽的襯托下,那一對情侶你濃我濃地離開了。冷靜下來的我,卻陷入了沉思。仔細一想,這些話看似肉麻,但似乎好像蘊含着什麼道理似的。

該用甚麼比喻好呢?像一個天平嗎?那對情侶之間的關係會是一個天平嗎?在我看來,雙方都要有付出,這樣這個天平才不會有一邊會塌下來。但我覺得在愛情中,必然有一方的付出會比較多,絕對不可能相方都有相同的付出相同的回報,而且我感覺這一對情侶,像是向對方都索取着什麼似的,這肯定會導致天平的重量不平衡。不過,我沒有嘗試過戀愛的感覺,用天平比喻愛情也實在是不適合。

我緩緩地喝了一囗熱巧克力,專注地繼續想。突然,看到了店舖外種植的向日葵,有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在我的腦海中呈現。他們之間的關係會像向日葵和太陽一樣嗎?向日葵都在最隨着太陽,而太陽也供給了向日葵養份,這樣想着好像有一些道理,但是我感覺那一對情侶就像那一種失去了對方都會「死」的人,而向日葵或者說所有東西失去了太陽基本上都會死,但是太陽沒有了向日葵卻不會死,而且向日葵在失去太陽的夜晚也能通過在日間儲存的能量以備在夜裏和未來使用,這樣想,那對情侶之間的關係似乎也不像向日葵和太陽這麼簡單。

有什麼東西是必須互相需要才能夠存活呢?我想起那對情侶之間的對話,女方似乎很需要男方,言語中也曾透露出男方在她心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她熱切地需要着對方,這讓我想起了一種醫學名詞叫做依賴性人格。這類人通常想從對方身上得到關懷丶照顧以證明自己被愛着,特別缺乏主觀性。但是呢,有一些人就像那對情侶的男方一樣,就十分需要一些能讓他們照顧的人。暫時我還沒有認識這群人有什麼名詞能夠形容他們,這些人就想對方多時時刻刻地需要着他們,從對方身上感受到自己的價值以及自己能夠被人需要去證明自己的能力或者地位。怎樣說呢,他們就像一個市場,在這個市場中,有人需要這種貨品就會有人買,在我看來,這種市場從來都不會出現盈虧。雖說現在我還找不到有什麼能夠比喻這對情侶旳愛情,但我覺得肯定有一種名詞更能夠概括這段關係。一剎那,腦海中飄浮了一個名詞— 共生關係。

我不知道用它來比喻愛情是不是正確,因為在幾年前我聽到這個名詞時,我覺得這種關係就像是一種互利關係。都是想從對方身上找到利用的價值,來互相填補自己缺少的東西,或者從對方身上獲取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東西。這種商業利益關係在我的眼中看來似乎不是太過美好,但可悲的是,在愛情中必然有一段這樣的關係存在。這算是病態的愛嗎?雙方不斷的「救贖」和「填補」只會令對方繼續沉溺在這段不健康的愛情裏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尋求需要的人,只是渴望被愛,能找到一個讓自己依靠的人並且令自己闖開心房的人,證明着自己也能被人愛着;而尋求被需要的人,只是想從對方身上找到自己的價值,通過被需要也能肯定對方是需要着他來證明他們之間的愛情。這樣看來,其實也不是我想像中那一種的商業利益關係,在愛情這種這麼神秘的東西,看來我也只是一個路過的旅人罷了。

我把最後一口的巧克力蛋糕細細地咀嚼,心裏默默地嘀咕着愛情的神秘偉大。我想不通,愛情能讓人變得如此渴求着對方這樣真的很奇怪。片刻,我站起身來走向收銀處,推開了那道沉重的大門。

夕陽西下,我帶着不解慢慢地步行回家。

玩物不喪志(駐站作家)

未來日子,你可能遇到這種情況,身邊的某位朋友突然成了為老闆,而他所經營的生意,竟然是一些被人認為是玩意的東西,譬如古董首飾、玉石、閃卡、模型等。你可能會心生羡慕,不是羡慕他的生意,而是他竟然可以把曾經被人責怪是「玩物喪志」的玩意發揚光大。你的一生裡也應該因為某些壓力放棄了一些「玩物」,而心癢癢自己的不爭氣。我認為玩物而不喪志,更能發展成事業,是看天份、決心、機遇、好奇心和生命歷程。

身邊不乏愛打機的朋友和學生,每次被父母責難時,或許會說電競是一種運動、事業,但回心一想,多少人能夠以打機為事業。把它當成運動,當中的競爭不會比任何運動細,多少人窮一生精力也不能攀登至高峰。而做周邊的事,如司儀、評論、遊戲設計,也要不少相關的知識,以及機遇。

當然,每個人的機遇也不相同,像我,雖然不是以打機維生。但在我的寫作生涯裡,它卻佔了不輕的比重。某一年一位舊同事想找人辦《三國演義》講座,遍尋不獲講者,與我談起,卻發現我是適合的人選。而我最原初接觸三國是通過玩三國電玩,當然若要成事,不能只打機,而是在打機背後花更大的心血。我會說這是好奇心,通過玩電玩,我認識了一些三國的基本知識,譬如人名、地名,但這並不足夠,於是我開始看原著、看歷史書、看各種評論。

人生是很有趣的,你不會知道你的「專長」什麼時候有用,我窮一生也不能相信自己會做三國相關的講座,而且還不是一場,而是超過二百場,接著更因此成為駐校作家。誰也想不到,一切是源自打機。然後我開始寫奇幻科幻推理愛情小說,源點是編輯E想找一個熟知電玩、漫畫,又能把主題悄悄融入之中的作家,到頭來發現我就是那個人。《赤心之葉》系列,以至近來寫的《幻行者》系列活脫脫就是電子遊戲的情節,友人S則說《詩探卡爾維》就是香港版金田一漫畫的文字版。

誰想到一切事始於小玩意、小愛好,首段提到經營古董首飾的,是真有其人,是一名我教過的學生。我有時候會想,她固然喜歡古董首飾,但如果沒有了那份好奇心,想知道更多背後的種種,如它們的來源、價值、別人的愛好,最終只停留在玩物階段。當然我和她都長大了,沒有人會跟我們說打機、愛古董首飾是玩物喪志,因此最後的條件,還得看生命歷程。中學時還是不要想太多,讀多點書,把興趣拓展至常人鮮能涉及的範圍,到了長大後,就可以辦到別人做不到的事。玩物而不喪志,大抵如此。

 

街燈

凌晨時分

我看著街燈一個又一個閃爍地關閉

行人路上空無一人

隨着時間樓宇的燈光也關閉了

不知何時我特別喜歡寧靜的環境

或許白天時噪音圍繞着我

看著窗戶不知不覺已經天光

時間真的過得特別快

眨一下眼睛就過了一天

一天又一天重複地過著

像街燈一樣每天重複著一件事—開關

 

《被消失的人情味》~讀後感

書的封面上顯示了很多人物,雖然封面上沒有各種不同的色彩,也只是很普普通通寫着《被消失的人情味》,但是每個人的面上都帶著溫和的微笑,成功吸引我去看這本書,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沒看這本書之前,我在想到底是甚麼令他們都擁有微笑呢?又是甚麼令他們之間那麼和諧?當我看到目錄時,原來有四個部分,每個部分都是有著不同的章節,而書背面有寫一些關於那部分的內容,雖然書背面的內容屈指可數,不過我發現每個章節都懷著濃厚的人情味,我也不自主地看起來了。

這本書有很多章節,每個章節的背後都發現人與人之間有種濃厚的感情,例如:會互相幫助、互相鼓勵、互相安慰等。這些也不算甚麼,如果有一個陌生人,認識後會互相信任,並且會有親人一樣的情感,一起渡過難關,互補不足,令人羨慕。

書中每個章節都有一些人生道理,內容雖然沒有任何色彩,白紙黑字的,或許當初吸引不了我們的眼睛去看,但當開始看第一章,慢慢地就會被吸引,一直不停地看下去。

令我印象深刻的章節是《我在唐樓發現了情——姐姐和她的鄰居們》,關於姐姐搬家去到深水埗,住在已有三十年的舊唐樓,姐姐一向重視居住環境,所以她把家裏翻新,並把自己的家門也翻新。鄰居們以為姐姐對他們有偏見,他們之間連招呼也不打,後來他們之間的誤解化開了,並像一家人一樣,他們教姐姐買菜煲湯,姐夫就教他們用電腦。在姨甥女的生日,大家都送來禮物,小禮物雖然不貴重,但都是用心挑和他們自己親手做,連蛋糕也是鄰居自己親手做的,大家就開開心心坐一起吃,有種溫暖的感覺。

因為這本書,我深深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溫馨,他們可以很和諧,但在現實生活中,真的可以個個都那麼和諧嗎?我認為可以,或許因為一些誤會,而令大家不滿、憤怒、吵架,但誤會始終會解開,也會變回好朋友的。我也明白做人不要帶「有色眼鏡」去看別人,每個人都平等,個個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書中也提及到要常常幫助別人,也要報答別人,俗話說「善良終有好報」,所以要做多些義工,盡心盡力幫助有需要的人,也會感到滿足感。

在這個社會上,每個人都很忙碌,可能會忽略了一些情感,對人冷漠無情,越來越孤獨,甚至變得內向,為甚麼不留些時間放鬆自己心情呢?和別人交流下不是會更開心嗎?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人情味,看到別人有難時一定會幫忙,不會視而不見,大家都互相幫助,這就是人與人之間溫暖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