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黃水霧

難得可貴的再次相遇,鼻間縈繞的髮尾留香,我終究還是在蹀躞不下的焦躁間,道出了掩藏心間的情愫,將無處安放的心動,寄往佚名的溫柔鄉,終歸無憾。

甫走到街上,倏地耳間傳來連綿不斷的細雨聲,好像所有人亦有備而來般撐起傘, 剩下我形單影隻地孤身走著,正感嘆屋漏偏逢連夜雨,打算加快步伐之際,頭上的冰涼觸感消失了,取而代之是陰影的籠罩。正想為撐傘的好心人道謝,回眸定睛一看,我卻呆若木雞。

映入眼簾的是日夜臨摹的五官,以及朝思暮想的人。那在生物課上若有若無的留香赫然重現,我心間的秘密花園,顯然被再次揭開。一封又一封的濃情密語,筆觸仍記憶猶新。畢業之後,髣髴年少的暗戀連同那班級照,一同定格在泛黃的青春中。一心笑眼盈盈地看著我,微棕的捲髮在陰天更顯得耀眼。與以往截然不同的她,卻與那個高高紮起馬尾,爽朗大笑的清秀身影重疊。

想到在家中躊躇萬分的稚嫩身影,一次又一次準備告白的自己,最終還是付諸東流。好想告訴她,好想告訴她,自己在衣香鬢影間想到的只能是樸素的她,好想告訴她,自己當年的情愫不能這樣無疾而終。甫開口,道出的卻只是一句又一句的閑話家常。

我們並肩而行,她的神態自若令我心不在焉,心間的秘密似是壓抑不住了。對她的忽然而至,我手足無措又無可奈何。「對了,以往同學總愛說你喜歡我,是真的嗎?」一心調皮的笑靨,一語道破我的所思所想,使我心中泛起絲絲漣漪,後掀起波瀾。

是機會了!我暗忖,儼如回到午後的時光,我幼稚地將桌與桌不安分的搖曳,當成一首絕美的情歌;在數學公式上一次又一次將答案算成她的名字,冀想著能將我加上她,算出無限的美好。她的髮鬢青絲猶如撩撥我心間的琴弦。好想告訴她,我心間蠢蠢欲動。

「不過我想不是真的吧?」「有容?」她噙著溫柔的笑意,似是想我順著打圓場。行人依舊匆匆,一把淡藍的傘卻悄然無息地佇立著,綻開了那年盛夏回憶的花。

「有容?不會被我說中了吧…你有在聽嗎?」「有容?真的嗎?這樣的話…」她小心翼翼的試探顯然摻雜了可見的慌張,早已猜到她只把我當朋友,但心仍是不忿,我沉默不語。

相對無言。

忐忑不安與撕心裂肺的掙扎,我暗暗嘖責自己的緘默不語,短短數字卻收掩好幾個年頭。如今畢業大家早已分道揚鑣,再不說便來不及了–我不想好幾年的情愫無疾而終,葬送許些年的憶想。「有容…?大陽放晴了,我想沒什麼的話我就—」蹀躞不下的躁動使我理智崩了線,想起了生物書的翻頁,鋪滿了她的名字,我只想嘗試一次。

「我喜歡你。」由第一次的笑靨,便奠下了我的死心塌地;談起青春的美好,只剩下對她的一點一滴。短短四個字,包容了數年間的眼波浮動,一心的一顰一笑有如走馬燈般盤旋,飄到心間的溫柔鄉。

一心眼眸微睜,卻又釋然一笑:「對不起。」我也失笑:「沒關係的,我知道的。」

我知道的,我與你有如無限接近的平行線,終究不能轉向,不會有重疊的一剎,哪怕只是浮光掠影的拖捨。

我眸中氤氳了釋懷的水霧,朦朧間只能定格如你清明的眸,與以往如出一轍。髣髴又回到了那泛黃的暗戀中,翻開了青春的扉頁。

可我不後悔,得到天賜再見的機會,我終於說了出口,圓了心間的憾。一心收起了傘,明媚的陽光如期而至,道別後她徐徐離開。一心收傘時,傘邊的淡藍掛上了一滴水珠,蜿蜒地落在我心間的秘密花園,提供了成長前行的養分。水珠掛在心間,顯然比水氣更重。

但終究比淚水輕。

 

//

考試偏題小作 在此望作記錄

你們真的「了解」嗎?

警告:當中或許充滿著作者的錯誤價值觀,請小心地閱讀。

正文:你們真的了解身邊的人嗎?
難道你們認為現在看到的他/他們是他們的所有嗎?例如月球有正面,也有鮮少被人察覺的背面,而這個背面就像是每個人不被了解的部分。
你們以為自己了解所有人,所有事物,但這只不過是你自己的傲慢與偏見罷了。說白了,你只不過是在了解方面的一隻井底之蛙,以為自己望到的一小片天空就是全世界。
當看到錯視圖時,你們也會被自己的判斷所誤導。那麼,為什麼你們還會相信自己對於他人的判斷和了解,而不是思考自己的判斷有哪裡過分,過火?
例如我們的老一輩,經過被日本的侵略後,眼睛被對日本人的仇恨遮蓋著。不願再了解日本,只會一味地對日本人充滿仇恨,他們也許不會再改變對日本的了解,但你們應該和他們不一樣。
時代在進步,你們的思想也應該隨之開放。但你們仍繼續用你們膚淺的理解,一知半解地了解他人,得出的結果卻與真實的他天差地別。某程度上,你們跟你們的老一輩差不多,一樣在於沒有了解他人,有分別的只有遮蓋住眼睛的不是仇恨,而是傲慢,自以為了解一切的傲慢。你們應該要不斷更新自己對於任何事物的了解。
網路上總是有些「黑粉」,他們總是不斷否定某些人的想法,導致「網絡大戰」的發生,使每個人都受傷。這大多數是因為他們不了解,他們也不想了解,所以才發生。這像是對牛彈琴,即使你向他們解釋,也不會改變他們的牛脾氣。
也許你我也像「黑粉」一樣,永遠不了解別人,也無法使他人了解自己。我們更應該做的是尊重別人,每個人都有值得尊重的地方,無論我們看不看到,了不了解。

我一切想說的,只是對一些誤以為真正了解其他人的人說。希望你講別人的時候,請別一竹篙打沉一船人,也許當中有些人真的如你所說,但是那些無關卻受到批評的無辜人的心情會怎樣呢?

季風

柔風拂起了你的髮鬢青絲。
蜿蜒的枝幹,
掛著輕浮的綠柳在你耳畔輕唱,
及脖的深草說,終於夏天啦,
要跟我一起吃掉枯燥的秋天嗎?
你說不餓,還得在盛春見上他一面。

你問大樹,冬天你還在嗎?
它的旁枝撫上了你的頭,
不要等太久啦,
四季總得是要過的。

百年樹木,比普通人見得要多了。
你輕擦了眸間氤氳的水霧,笑著搖頭,
抱著骨灰的手攥得更緊了。
驕傲昂起頭說,這就是我的春,誰都搶不走。

樹終究紅了眼,於是風意又起了。

一杯熱朱古力

說到初戀,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有人會用簡單、樸實、純潔來形容它。首先想到的是蜜糖、是糖果、是一切甜美的東西。

而我則會用「一杯熱朱古力」來形容我的初戀。

年少的我們未懂得什麼是愛情,只能懵懵懂懂的探索,以為整天待在一起,牽著手上學,牽著手放學便是愛情。

我記得那時候我經常跟她在冬天到學校傍邊的那家冰室,兩個人喝一杯熱朱古力。在寒冷的冬天擁抱,溫暖彼此。

她從不埋怨我能給她的只是一杯八元的熱朱古力。相反,她很珍惜那一杯數口即盡的快樂。那家冰室的熱朱古力好比一整罐蜜糖,甜得叫人發膩。她深知我不愛吃甜卻總陪她喝。為的只是她看見我喝熱朱古力時甜得扭扭捏捏、燙的舌頭發麻時不經意露出的微笑。彎月的笑眼,小巧的鼻子,上揚的嘴角。她的笑容才是我真正需要的溫暖,那份簡單的快樂、甜蜜的微笑才是真正在冬天中的寶物,是刻骨銘心的初戀。

即使我們沒有走到最後,但我深信那份單純的「愛」,那一杯溫暖、甜蜜的熱朱古力已經埋在了我和她的腦海中,是難以忘懷的回憶。

這就是我的初戀—一杯熱朱古力。

絕對公式

公式刻板又無聊,只有她才是最生動的絕對公式,男孩一直都這樣想的。

今天要一起吃飯嗎?男孩走到研習室,果然她又是獨自在這,於是試探性般問道。得到的是絲毫不出所料的拒絕,男孩咬咬唇,欲言又止,剛想開口卻看見她仍在垂頭計算,安安靜靜的沒有說話,男孩終究只是輕輕傍著牆邊,低垂著眸緊閉著唇,悄然徐步離開。

大白袍大概是剛剛的實驗忘記了脫下,女孩的側顏令他看得出了神,黃昏暗黃的光線使她似是鍍了層溫柔的金在寬大的秀袍上,他喜歡極了,一直都喜歡極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男孩也不清楚,可能只是在情竇初開的時候,身旁只想要女孩的陪伴吧,她是眾多無聊又刻板的公式中,最打動男孩的一個未知數,不論用盡多少算式也算不出的答案。

後來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喜歡上她了。那種卑微又不以為然的莫名情愫,大概是一生間僅得恩賜的時光。

乘着校間的微風,畸形的情愫被掩蓋得妥當。

黃昏的光仍是刺眼,他被刺得眼眶也紅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關係驀然變得那麼尷尬。

他數學不太好,朋友知道他選擇了物理系時都詫異得很。

大概是從女孩知道了自己選擇了物理系,一切也變了質。

他離開了研習室,悄然無息的。

女孩目光終於離開手上的算張,看向早已空蕩的門邊,怔得出神。

良久,女孩看著手下的研習,不知何時演算整齊的算張下半截早已只剩下雜亂無章的線條,鉛筆跡交叉得脈博頻率毫無劃一,扭擰得旁人難以理解,她手中的筆愈攥愈緊,秋間的風仍是溫柔的,正映襯著他的兵荒馬亂,鼓躁的心跳縈繞耳邊,煩得很,亂得很。

不知是輕柔的風正吹進了她的心事使她倏地吃痛,驀然鬆開了手,任由筆支應聲落地,算張已飄散在地,她認命地瞌上了眼。

那年在平凡的午夏,男孩得知女孩依隨父母意願選擇了醫科而自顧自地生氣,女孩不理解他為什麼氣忿,直至他聽到旁人說他選擇了物理系,女孩愣了。

男孩為了她的夢想毅然選擇了物理。

女孩羡慕他的勇氣,又氣憤他的不理智,更多的是想逃避的情感,他不知道要怎麼面對男孩。女孩害怕,他也許只是為了朋友的夢想,她卻是對男孩真真正正的喜歡,女孩害怕未知數的結局,找出的答案是真真切切的負數,只有單方的一廂情願。

女孩不得不承認,鋪排妥當的一生,男孩是唯一的不確定因素。從腦海中已經得到的答案手中卻寫出亂塗的算式,從已經預料到的公式卻有了不一樣的亂碼,平行線終究成了垂直線,將他們交織,畫成了一個大大的圓。就像圓周率般不能全部得知的無限概率般,女孩最討厭就是突然無解的公式,計算不了的發展,不受控制的情感,女孩討厭這樣,亦接受不了這樣。

可她喜歡他。

女孩知道的,自己演算的每個公式,答案都只剩下他的名字。

可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不停逃避那按捺不住的情感。

待確認男孩真的離開後,悻悻地獨自離開。

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黑了,女孩有點睏,剛才男孩令她的神經緊繃得很久,她只想好好休息。

倏地聽見徐步而至的踏步聲倉促又不規律,女孩極度討厭沒有規律的任何事,蹙起眉正想看清眼前人。卻撞上男孩的眸,那雙她心心念念的眸。男孩喘著氣,不知道什麼時候總是在跟在自己屁股跑的小毛孩早已高出自己許多,眉眼也長開了,深邃又刻薄,女孩卻看見了那許些隱居的溫柔。

女孩不明所以,正想開口卻驀地被封住了去路,不知何時變得如此有力的雙臂緊箍自己,抱得自己喘不過氣,男孩毫無預警地親了上去。

晚間的街燈星閃,兩個依偎的人影交織得發亮。

良久,男孩對女孩說,在一起吧。

我加上你,就成為最美好的公式,獨一無二的公式。

男孩加上女孩,答案得出的是一切美好的不可能,漸向無限。

 

要問男孩在青春時最值得高興的事,就是不死心地回到了那空無一人的研習室,因為他在秋風黃昏贈予的溫柔間,看見了飄落在地的算紙。

他分明看見了,女孩不知什麼時候悄悄地,在算紙寫滿了自己的名字。

那就是男孩青春的所有,女孩是他那時的絕對公式。

他們也是。

願望

胸腔像是被甚麼壓迫著,頸脖像是被繩子索緊著,心臟像是在燃燒著。我也不知道躁動的內心何時會爆開,那份浮躁會否在我的體內蔓延開去。我還能開懷大笑,但內心卻變得暗淡無光。

我願一切能日漸平息。我盼望著在未來的某一天,我能再次發自內心的感到快樂,無憂無慮地過上理想中的生活。平淡而充滿對生活的熱情。

自卑是如影隨形的痛。那個膽怯的我長大後成為了我的影子,隨時都準備將我的自負和自信抑壓到無盡的黑暗中,時不時讓我蹌踉,在人們面前出醜。

我願內心的痛苦能被時間撫平。總有一日,我也可以大方地接受來自他人的稱讚,勇敢地站在投射向我的光芒下,向世界證明我的價值。不再因處於高空而膽怯,戰勝恐懼,變得出色。

那些記憶化作鋒利的刀刃,向我的心臟刺去,卻又不足以致命。鮮紅的血液止不住地往外流淌,然後凝固。我行屍走肉地活著,繼續任由痛苦折磨我。

我願我能夠擺脫過去的痛楚。以「成為自我」為一種成就。不再在意那些充滿惡意的憤怒。不想成為我所討厭的人,也不想成為我所喜歡的人;我只想要努力成為自己。

即使現在的我過得不快樂,但我仍感激出現在生命中的每個人,細心地觀察著世間的所有美好,嘗試了解一切喜愛的事物。我並不完美,但又因為不完美而逐漸變得完美。人不是為了變得完美而存在。

我願世上的每個人都可以變得快樂,放下一切煩囂,逐漸領略到自身的價值。你也許微不足道,但仍不可或缺。

拼圖

你有沒有玩過拼圖呢?那副圖畫被切成碎片分散打亂,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將碎片一個一個連上拼好,一點一點逐漸還原它本來的面貌。聽起來真是容易啊!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直到那次……

我將最後一片拼圖碎片放入空隙中,又一幅拼圖完成了。這已經是今天第五幅了,不能說是我拼得太快,只是這些拼圖實在是太簡單了。先將這幅拼圖與其他四幅拼圖一起臨時安置在我的床上,並叫來再次媽媽,讓她給我下一幅拼圖。

  媽媽拿著拼圖盒子推門走進房間,看了一眼床上那副剛拼好的圖畫,笑了笑道:「 看來是我小看你咯,給,這次可沒有這麼簡單了!」她遞給我一盒對比之前更有分量的盒子,看一眼封面,那是繁星斑駁的深藍夜空,左上角到右下角的部分顏色較亮,星點比較密集。把盒子翻過來,乍一看是一千片的拼圖,我心裡無聲地咯噔了一下。

「這麼多!我怎麼拼?」之前的拼圖甚至連一百片都不到,一千片實在是讓我難以想象。如此多的碎片,這已經不是簡不簡單的問題了,就算把答案給我,也未必有耐心做完吧!媽媽見我僵在原地,開口說道:「 你可是說過無論多難的拼圖都會完成的哦!可不要讓我失望。」她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走出我的臥室,離開前還告知我這是最後一幅。突然有種剛打完史萊姆就立刻去討伐魔王的感覺,頓時非常後悔當初低估了拼圖,話說的太滿。

但是也只能硬著頭皮去幹了。如此,我調整好心態,將拼圖碎片從盒中取出。除了拼圖,盒子裡還有一包膠水,一張刮片,一個相框。我看著在桌上幾乎堆積如山的拼圖碎片,不禁頭痛起來。但也只能用盒子封面作例圖,按慣例先用顏色分類,並將邊邊角角挑出來,然後挑出顏色較淺的兩個角,以此為起點,因為每個碎片圖案都很相似,只好用逐個嘗試的方法去拼出邊框。此動作花了將近兩個小時。這幅拼圖果然不僅浪費時間,還很花費精力啊!我如此感歎。

接下來便是要拼上邊框內的碎片,我決定先將星點密集的部分拼好,再去拼剩下的部分。滿天繁星的畫面做成的拼圖,那感覺就像是,明明顏色同個明度的碎片看起來都一樣,但是卻連不上,就算拼得起來,看起來也不太對勁。

又是兩個小時過去,但這次一點進度都沒有,不,真要說的話也算是有一點點的,也就一點點。一千片實在是太多了,星點密集的部分佔了整幅畫的一半,少說也有三百片,而我卻只能一片一片地去試,按照這個進度,我何時才能拼完?

想到這裡,我崩潰起來,覺得自己永遠不可能完成這幅拼圖。我放棄似地向身後椅背靠去,無助地歎了口氣。這時,媽媽推門進來,看見我這幅狼狽的樣子,再看看桌上的拼圖,心下了然,道:「 看來遇到困難了呢,需要我幫忙嗎?」聞言,我霎時臉上一掃陰霾、眉開眼笑,激動地回道:「 真的嗎!太好了!」說完後立刻想到什麼,眉頭又扭在一起,我說:「 可你又能有什麼辦法呢,這麼多片拼圖,總不可能一下子拼完吧?」媽媽聽後向我笑了笑,又說:「雖然我的確沒有方法能在短時間拼完這幅拼圖,但有縮短所使用時間的技巧啊!」她走到我身後,拿起在桌上的兩片拼圖,問:「 是不是覺得這兩片拼圖很熟悉?」我定睛一看,驚訝道:「 是真的誒!」「 如果你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除了平邊的拼圖外,只有這兩種形狀的拼圖。」「 當然,每片拼圖都會有細微的不同。不過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我其實並不用傻乎乎地每片都試一次!」我恍然大悟,這兩個小時的逐個嘗試,竟然都沒有留意到這一點。

我迅速地以這兩種拼圖分類好挑出來的光點密集區域碎片和其餘部分,然後用碎片種類一連二,二連一的順序去試。就這樣不停做到晚飯,從晚飯做到深夜十一點,從睡醒做到午飯前,再做到晚餐……重複這個流程幾次後,我終於完成了這幅拼圖。讓我更為驚訝的是,這幾天我並未想過抱怨和放棄,有一股未知的力量充當動力驅使我去完成這拼圖。帶著異樣的滿足與成就感,我興奮地跑出房間把媽媽叫來。與她一起在拼圖上塗上盒子附贈的膠水,並用刮片抹平,最後裝進相框,掛在墻上。

我們看著那幅拼圖,那是繁星斑的駁深藍夜空,恍惚間,我突然覺得拼圖中的星星都閃爍了一下,像是在獎勵我這幾天的耐心與努力。耳畔響起媽媽的聲音:「 很多事情都像拼圖一樣,有規律可尋,根本不用一味地嘗試,只要找到訣竅,無論多困難的事情都能解決。而且我覺得如果你不知道要點的話,我估計你現在可不會笑的這麼開心喔!」

從此,我不僅愛上了拼圖,還更了解拼圖。而這幅星夜拼圖是讓我明白一個重要道理的關鍵,雖然凡事都有必不可少的步驟考驗我們的耐心,但細心找到做這些步驟的訣竅後,不僅事半功倍,還能從中獲取更多的收穫。我將它視為珍藏,每次遇到困難時,我抬頭一看這幅拼圖,便想起當時的找到技巧後拼圖的情景,那不知疲倦的身影。

——————————————————————————————————————

接下來才是正篇(不)不負責任的小劇場

我看著那幅在相框裡的拼圖,那是白色繁星斑駁的,藍墨水般深邃的夜空恍惚間。拼圖中的白點都閃爍起來,一時間的星光璀璨,我被此番場景迷了眼,著迷的看著被囚禁的璀璨。像被睡眠一樣,身體順應著某種指令靠近拼圖。「啪!」一聲響起,相框玻璃應聲碎裂,圖中的星空頓時湧現,代替了房間,包圍了我。燦爛的繁星近在眼前,又似乎遠在天邊,我抬起手,試探性地朝一顆白點探去。就在觸碰到的那一刻,指尖感到一絲微微的涼意,聚集在一起星點散開平均分佈在每一處星空,圍繞著我緩緩地轉動起來。此時,有謎之聲從夜空之外傳來。

謎之聲:少女,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要做魔法少女?

我:???

——————————————————————————————————————

第一篇是貨真價實的我一篇指定作文的內容,但是想著光投指定作文也太沒意思了,況且我本人除了做功課之外很少寫作,於是……

我明明本質很沒腦子卻不怎麼會這種搞笑無腦的文風呢,第二篇大家看看就好,反正也沒有後續。

——————————————————————————————————————

如果給你一次定制拼圖的機會,你會選擇什麼場景或人或其他事物來作為拼圖的樣子呢?而你是想將它送給其他人,還是留給自己呢?

天空澄碧
纖雲不染
你在豔陽下奔跑
我在和風裏追逐
你孩童般的天真
咧著嘴巴憨憨的笑
皆是我想守護的美好
初始的相遇
注定伴你到天荒地老
就算世界太多紛擾
也願我的餘生
安穩你的一生

這個被審核的世界是多麼的殘酷又真實

警告:這篇文可能充滿著個人的偏見,充滿著以偏概全的觀念,但作者決定受批評,因為作者知識不全,但只有作者一人明白自己文章的真正價值,認為大家值得一看。(當然前提是要通過審核)

正文:我在博之以文網站投稿自己想寫的東西後,打算在網站尋找一下有什麼有趣的地方,結果我看到待審閱的欄目。

這欄目裏面充滿著許多人的文章,它們受審閱後被丟棄在這個無人問津的地方,當然,我的文章也在那裡。

望著這些被人審閱後認為不適合的作品,心裏面總是不舒服,覺得這很殘酷。但這就是現實,這網站就是要在一堆細沙中找到金沙並發佈出來。(但除了作者,誰能真正認定這些作文是一文不值的沙還是價值連城的金?

這讓我想到我們生活的現實也是充滿著審核,而我只懂得從媒體資訊方面說。那麼從報紙開始說起吧,記者們也是要經過審核去決定播出新聞的先後,記者:「這個新聞較轟動,值得放頭版。那個新聞不怎麼樣,不值得放在報紙上。這個新聞太敏感,不可以放在報紙上。」這些也是審核的一種,這種審核讓我們一日內看到最精華的內容,容易吸收。

再者到我平常用的視頻網站youtube,也是透過審核的方式運營。例如現在很有名的黃標政策,假如影片內容不適合廣告商投放廣告為保護廣告商的名聲,就不會在該影片投放廣告。讓廣告商名譽不會掃地。

其實上述這些審核只是為了保護我們,方便我們。但不代表審核沒有壞處。有些國家因為審核,變成特別封閉的國家,透過審核,重要資訊被屏蔽,人民無法看見真正的現實,被國家造假的資訊所操控,十分殘酷。就像是報導上提及中國的社交媒體會屏蔽關於新冠肺炎的關鍵詞和對領導人的批評字眼。又有一些報社對於強權的懼怕,決定自我審查,過濾敏感且重要的資訊,讓市民無法了解真實。

但沒辦法,這就是現實,殘酷且真實。透過審核,審查,能造福他人,也能控制他人,讓人永遠生活在假象中。資訊十分重要,某程度上得資訊得天下,而得天下的人就是那些審核者。我們都知道資訊很重要,也想知道一切真實。但除了審核審查者,誰會知道真正的訊息,又知道在被廢棄的資訊裏隱藏着能夠影響大眾的重要訊息?

感謝這個博之以文的審閱讓我親身明白什麼叫做審核。最後,我想向辛苦寫文章提交去博之以文,卻被丟進等待審閱欄目的失意作者們說一句話。你可以選擇堅持寫作,放棄也可以,但是最重要的是不要連你自己也否定自己的文章並覺得它應該被放置、丟棄。

記住,最終釐定它價值的人還是你自己,除了你以外無人能夠否定它真正的價值,請振作。

作者心裏話:當然這句話和這篇文也不可能讓大家看到了,因為這篇文只不過是作者一人的自言自語,且價值觀扭曲的表現。最後也只不過被當成垃圾,丟進待審核區域,無人知曉有這篇文的存在……

自由

親愛的白象:

好久不見了!還記得我嗎?我是在一片森林中長大的鳥。從小我的家族一直都會帶我去不同的國家遊走。我看到的,是一望無際的天空;我看到的,是七彩繽紛的世界;我看到的,是變化多端的未來。

但不知為何,我在回到出生的森林後,看見熟悉的動物們全部都流著血,受了傷。我立即上前問了問:「發生什麼事了?」原來是一直管理著這片森林的老虎們打算立下新規定,如果其他動物在其他地方犯了錯,老虎們是可以無條件的抓著動物們去山洞裡。山洞裡一片黑暗,我從未知道抓進山洞裡會發生什麼事情。但一直在這森林裡的動物們和我也很清楚,就是進去山洞後的動物從未聽到任何報平安的音訊。我和其他動物們也不想嘗試進去山洞的後果。

由於這片森林棲息著很多動物,於是我決定嘗試和其他動物交流並讓他們知道老虎們打算做的惡行。幸運的是,大概有兩百萬的動物們達成了共識,決定向老虎們決戰。但另一方面,有些在山洞中逃出來的動物們卻覺得很不可思議,他們覺得我們不應該那麼害怕。但這森林的原定原則就是要尊重,所以我也沒有多說,尊重他們的決定。在兩百萬零一隻動物的壓迫下,老虎決定讓這個新規定「壽終正寢」。但可悲的是,他們在我們第一次聚集的時候讓三萬隻大型野犬使用過分武力,讓我們陣型的動物們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這場森林戰仍在持續著,這段時間有很多動物受到傷害,甚至這半年的森林動物死傷率增高了不少。但傳聞說,在冬天時,有很多蝙蝠開始逃離山洞。冬天後期,森林的動物們發現有不少動物都好像有發燒、咳嗽的症狀。在其他森林也有不少動物跟我說他們森林也有同樣的狀況。看來各個森林的病原體大概就是山洞的蝙蝠吧。

對了,山洞的蝙蝠跟我說過他們在山洞裡可以看到我們在森林所做的一切惡行,但我問了一下:「那你看到大型犬所做的事情嗎?」他們欲言又止。然後我又問了一句:「你們的山洞那麼高,為什麼你能看到我們這些小動物所做的事,卻又看不到大型犬呢?」蝙蝠說了一句:「關我什麼事?」對啊,關你什麼事?

希望森林的動物們都能平安無事,也希望你能平安地活下來!

四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