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男人(下)

夢境,永遠都是美好的。相比起真相,不知美好多少倍。
夢,總是甜蜜的。在回憶中,那夢,如飴般的甜蜜。
沒錯,是如飴般的甜蜜,對他來説,是唯一且不可替代的救贖。
如今,夢境開始支離破碎。
而碎片,不但沒有消逝,而是不斷刺進他的心裏。
撿不起來……全部都撿不起來……
一切的一切,都化爲了碎片。
而他,多次想將碎片撿起來,然後重新組裝成新的夢境。但是卻一次一次的再次破碎。
如果,碎片能跟著海洋流走,你説,有多好。
不斷備受折磨著,一直一直,一次又一次,備受折磨著。
在折磨中,努力想保留人格的他,卻抓不住自己的人格,自己的靈魂。
是其他人折磨著他,還是他自己折磨著自己?
在夢裏,她的聲音,是多麽的動人,每次,她的聲音都顫動這他的眼睫。她的臉容,是多麽的燦爛,每次,她的臉容總能令他得到一絲絲的救贖。她的回憶,是多麽的……多麽的甜蜜、美好,每次,一旦會想起她,便覺得,這人生死而無憾了。
但是,爲什麽現在,這場夢卻如此的悲哀?是爲什麽?
爲什麽這場夢會變得這麽的支離破碎?
到底,這場夢,什麽時候才能結束?
殘酷的夢,令他覺得,現實和夢境的界限越來越模糊。
究竟何爲夢,何爲現實?
他的歸宿,又是在哪裏?
沒人知道答案,因爲,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内心裏,每一個角落,都是充斥著她的記憶。
以前的他,一定會充滿這自信,回答道自己的歸宿,一定是她的周圍。
但是現在,即使充斥著她的回憶,也難以下定決心回答自己的歸宿。
在這個逐漸消逝的夕陽裏,他的方向,慢慢的,慢慢的消失裏……
爲什麽不能乾脆一點,索性把她的記憶,全都捨棄掉。
明明感情這樣事物,他也丟棄了,但爲什麽,關於她的記憶,卻仍然在腦海裏面。
爲了適應這個冷酷的世界,他早已靜下心來抹除掉自己的感情。
但是,但是爲什麽就是忘不掉她……
宛如無聲的吶喊一般,他扯著自己心臟的位置,不斷想哭,但是,這時卻沒有眼淚流出。
究竟跨越痛苦的盡頭,又留下了什麽?
無論何時,他都懷抱這殘破不全的心念。
信條,早已被打破。
究竟,她在自己的心裏面,占了多少位置。
在這個崩壞的夢境裏,他逐漸失去了記憶,有如這個在消逝的夕陽。
這幅景觀,在他的眼裏,有如末日。
不過,可能每天對他來説,都已經算是末日了。
選擇明明就在自己的手裏,但卻在自暴自棄……
他不禁在心裏嗆道:
“人真是一種犯賤的生物。”
記憶的碎片,慢慢流逝著。眼淚,也慢慢從眼眶裏,慢慢溢出。
剛剛哭不出來的淚水,在此刻,終於得到解脫。
而那個揪心的感覺,再次出現。
他抓緊時間,來感受這此刻的感受、心跳、脈搏和呼吸。
淚水不斷從下巴滴在海面上,與海水融合在一起。
早已分不清海水和淚水的味道了。
無聲的呐喊
無力的反抗
還不放棄的他,不斷重複著以上的舉動。
直到……夕陽消逝爲止。

五十二赫茲

五十二赫茲,明明聲音可以縈繞半個地球,卻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孤寂,不管如何高歌也沒有同類聽見。牠的頻率與其他鯨魚不一,沒有鯨魚可以接收到,永遠不知曉什麼是同儕的快樂,亦只能形單影隻地成長,聽不見,道不清,髣髴只能自說自話。冀望著身邊倏地能聽見自己的聲音,卻只能在現實的佚名中氤氳不甘,在冷冽的水中浮游一生,盼著四季的交替,終身覓不到能聽懂自己的伴侶。
牠明明是來自愛的一切,可牠最為孤獨。

每次的悲鳴也摻雜著染上了痛苦,如何吶喊也沒有傳到他人的耳畔中,在無盡的深淵間自娛著,僅能活在絕望的孤獨中。所有人也為牠感到惋惜,為牠的身影感到可憐,同時也摻著一絲嘲諷,所有東西儼如都都對牠於事無補,牠只是一個怪類,微不足道的異類。

但牠為了近乎其微的希望在歌唱,在鮮藍的大海中昂聲而唱,輕柔地盼望著自己的孤苦能折成小船,飄動到佚名的溫柔鄉間,能夠被誰聽見。身邊盡是說著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牠還是為了美好的明天在努力潛游中,努力昂聲高歌,這樣的希望微乎其微,但牠沒有放棄。
牠的確來自孤獨,也是隻身的單薄,但牠也來自愛,屬於善意,為了未來的愛,牠一直一直在鳴唱。

終於在二零一零年,研究驀然發現有兩個地方同時發出了同頻率的鯨歌,可能不是唯一一隻鯨魚的報章亦隨之公開,鯨魚一直的吟唱,終究得到了回應,相濡而沫再也不是不可能的代名詞。兩隻同樣沒有身伴的鯨魚,終究走到了一起。

牠眼中的海洋,可能更美麗了。
來自孤獨的牠,終於不再孤獨。

啊,你還在形單影隻地唱著最動聽的歌嗎?抑或是不行不暫時孤身吟唱?請你緊攥著希望,高聲歌唱吧。

總會有另一隻五十二赫茲被你的歌聲引領著,請一直相信,另一隻同樣來自愛和孤獨的牠,跨越大半個地球和世紀,仍在為了你努力前進。

因為孤獨,才需要活著。因為孤獨,更需要探索,更需要愛。你終究會成為最耀眼的光。

看著「現在」消逝,又重生

題外話:你有沒有過什麼事情曾經特別想做,但因為自己的原因,最後沒有去做,或者沒有做成?

人生有太多太多「現在」,一愣神,便是新的「現在」。我們在時間長流的每刻,都與不同的「現在」肩並肩。上一個它成為了消逝的過去,而遙不可及的未來成為了這一個它。

今年不同於以往,長流的流速仿佛被人動了手腳,悄悄調成了兩倍速在我身邊飛速度過。不過回頭一看,原來是我每天都過得太相像,在家吃、喝、玩、樂。哦,還有上網課,週一到週五半天就坐在電腦前,注意都飄到窗外的大樹,未點亮的街燈,上完跟沒上似的,倒是像曾經考完試回憶課堂一樣沒有實感。大概是這大半年,一事無成,每天過得又很迷幻,才有如此錯覺。

對正值重要時刻的人,今年是辛苦的一年,庚子年,也是不幸的一年。九月了,離中秋沒多遠了,一年,終於快要過去。這段日子,在家的時間這麼多,本來我想好好鍛煉我的畫工,結果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隨手摸魚;本來我想趁機看完書架的書,結果看書清單上的書名卻不減反增;本來我想要每天都自主早起,結果沒有課的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曾經的現在,我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最終的結果都以之後再說告終。想想,曾經也不過是像這樣循環往復,因此對自己的標準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這只會讓我對自己更得寸進尺而已,所以我才變得如此落魄。唉!都是人的惰性在作祟。

我們每時每刻都在「現在」,如同明日復明日,「以後」何其多。即便明白這個道理,我並不充足的自律性拯救不了深陷泥沼的自己,掙扎都徒勞,只會越陷越深,沒入不知名的深淵,永遠困在下次一定的魔咒。這種無能為力的窒息感,讓我感覺自己是個廢物。特別是看到別人畫的畫,別人的自律,別人身上處處的優點。那一定付出了很多很多的「現在」。面對他們,我自愧不如,仰望著、羨慕著他人,自責。可我同時又沉迷在不用努力、無憂無慮、日夜玩樂的虛妄幻想中,被無能和懶惰纏住了身體,被束縛著,彈動不得,掙扎無果,眼睜睜看著「現在」擦身而過,消逝,又重生,又再離去。

人只能活在當下,看不見未來,抓不住現在,碰不到過去。雖然我們還年輕,還有很多未來,但過去的時間已經消失不見了。「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我們必須與人的惰性血戰,不可懈怠,亦不可頹廢。決定好的事情就去做,不要讓自己認為浪費了光陰,留下遺憾。

『不速之客』😩🦎

       一天, 媽媽在客廳專心致志地掃地,突然,一隻「不速之客」🦎(不知在哪裏爬出來)鬼鬼祟崇地爬進客廳去參觀我們的房子,來一場刺激又驚險的冒險之旅。🎢誰知!還未踏入冒險區,就遇到了『獵人』🙊🏹,媽媽嚇得驚慌失措😫😖,我看了一眼👀,一看就知道是壁虎, 當我想仔細的觀察時🕵️‍♀️🔎,媽媽以為是害蟲😒,立即拿出『武器』~掃把🧹準備把牠掃地出門。😪🚪🧹

       當媽媽七手八腳地把可憐的壁虎😭掃地出門後🤦‍♀️,我溫柔地對媽媽說:😏「媽媽,其實,壁虎是家裏的好幫手,牠可以吃蟑螂的。🤗」媽媽頓時驚呆了。😲她立即上網搜詢,結果讓她腸子悔青了。🥶😰原來, 壁虎可以吃很多害蟲。是受保護動物。媽媽真是丟了她的『無價之寶』🤑。難怪,在那幾天,蟑螂少了不少。✌️👍自從,沒了壁虎先生,蟑螂又肆無忌憚的在廚房裏「踱步」🦗,真令媽媽萬分頭痛。🙉

     當我提起壁虎的事時🙄,媽媽都會唉聲嘆氣地說😪:「壁虎!🦎壁虎!快來幫忙呀!🥺🙏我們這裏好需要你呀 !」🙇‍♀️🙏🙏

論需要和被需要

某天巧合下,我在一間甜品店裏聽到有對情侶在打情罵俏。女方含情脈脈地道:「我想就這樣永遠依靠着你,你就是我的全世界,我已經離不開你了⋯⋯」男方用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她,輕輕地把女方摟入懷裏說:「我會永遠在你身邊,請你隨時地依靠着我,這樣我才能感受到我在你的身旁以及被你愛着。」雖然聽到這些肉麻的話也不是很稀少的事,但這一刻我的臉依舊是扭成了苦瓜似的,嘴裏品嚐着的巧克力蛋糕相比之下似乎也變得淡而無味。我緩緩地坐直了身子,吸了一囗氣,腦袋裏的頭腦風暴終於冷靜了下來。不久後,在夕陽的襯托下,那一對情侶你濃我濃地離開了。冷靜下來的我,卻陷入了沉思。仔細一想,這些話看似肉麻,但似乎好像蘊含着什麼道理似的。

該用甚麼比喻好呢?像一個天平嗎?那對情侶之間的關係會是一個天平嗎?在我看來,雙方都要有付出,這樣這個天平才不會有一邊會塌下來。但我覺得在愛情中,必然有一方的付出會比較多,絕對不可能相方都有相同的付出相同的回報,而且我感覺這一對情侶,像是向對方都索取着什麼似的,這肯定會導致天平的重量不平衡。不過,我沒有嘗試過戀愛的感覺,用天平比喻愛情也實在是不適合。

我緩緩地喝了一囗熱巧克力,專注地繼續想。突然,看到了店舖外種植的向日葵,有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在我的腦海中呈現。他們之間的關係會像向日葵和太陽一樣嗎?向日葵都在最隨着太陽,而太陽也供給了向日葵養份,這樣想着好像有一些道理,但是我感覺那一對情侶就像那一種失去了對方都會「死」的人,而向日葵或者說所有東西失去了太陽基本上都會死,但是太陽沒有了向日葵卻不會死,而且向日葵在失去太陽的夜晚也能通過在日間儲存的能量以備在夜裏和未來使用,這樣想,那對情侶之間的關係似乎也不像向日葵和太陽這麼簡單。

有什麼東西是必須互相需要才能夠存活呢?我想起那對情侶之間的對話,女方似乎很需要男方,言語中也曾透露出男方在她心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她熱切地需要着對方,這讓我想起了一種醫學名詞叫做依賴性人格。這類人通常想從對方身上得到關懷丶照顧以證明自己被愛着,特別缺乏主觀性。但是呢,有一些人就像那對情侶的男方一樣,就十分需要一些能讓他們照顧的人。暫時我還沒有認識這群人有什麼名詞能夠形容他們,這些人就想對方多時時刻刻地需要着他們,從對方身上感受到自己的價值以及自己能夠被人需要去證明自己的能力或者地位。怎樣說呢,他們就像一個市場,在這個市場中,有人需要這種貨品就會有人買,在我看來,這種市場從來都不會出現盈虧。雖說現在我還找不到有什麼能夠比喻這對情侶旳愛情,但我覺得肯定有一種名詞更能夠概括這段關係。一剎那,腦海中飄浮了一個名詞— 共生關係。

我不知道用它來比喻愛情是不是正確,因為在幾年前我聽到這個名詞時,我覺得這種關係就像是一種互利關係。都是想從對方身上找到利用的價值,來互相填補自己缺少的東西,或者從對方身上獲取一些對自己有利的東西。這種商業利益關係在我的眼中看來似乎不是太過美好,但可悲的是,在愛情中必然有一段這樣的關係存在。這算是病態的愛嗎?雙方不斷的「救贖」和「填補」只會令對方繼續沉溺在這段不健康的愛情裏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尋求需要的人,只是渴望被愛,能找到一個讓自己依靠的人並且令自己闖開心房的人,證明着自己也能被人愛着;而尋求被需要的人,只是想從對方身上找到自己的價值,通過被需要也能肯定對方是需要着他來證明他們之間的愛情。這樣看來,其實也不是我想像中那一種的商業利益關係,在愛情這種這麼神秘的東西,看來我也只是一個路過的旅人罷了。

我把最後一口的巧克力蛋糕細細地咀嚼,心裏默默地嘀咕着愛情的神秘偉大。我想不通,愛情能讓人變得如此渴求着對方這樣真的很奇怪。片刻,我站起身來走向收銀處,推開了那道沉重的大門。

夕陽西下,我帶着不解慢慢地步行回家。

街燈

凌晨時分

我看著街燈一個又一個閃爍地關閉

行人路上空無一人

隨着時間樓宇的燈光也關閉了

不知何時我特別喜歡寧靜的環境

或許白天時噪音圍繞着我

看著窗戶不知不覺已經天光

時間真的過得特別快

眨一下眼睛就過了一天

一天又一天重複地過著

像街燈一樣每天重複著一件事—開關

 

《被消失的人情味》~讀後感

書的封面上顯示了很多人物,雖然封面上沒有各種不同的色彩,也只是很普普通通寫着《被消失的人情味》,但是每個人的面上都帶著溫和的微笑,成功吸引我去看這本書,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沒看這本書之前,我在想到底是甚麼令他們都擁有微笑呢?又是甚麼令他們之間那麼和諧?當我看到目錄時,原來有四個部分,每個部分都是有著不同的章節,而書背面有寫一些關於那部分的內容,雖然書背面的內容屈指可數,不過我發現每個章節都懷著濃厚的人情味,我也不自主地看起來了。

這本書有很多章節,每個章節的背後都發現人與人之間有種濃厚的感情,例如:會互相幫助、互相鼓勵、互相安慰等。這些也不算甚麼,如果有一個陌生人,認識後會互相信任,並且會有親人一樣的情感,一起渡過難關,互補不足,令人羨慕。

書中每個章節都有一些人生道理,內容雖然沒有任何色彩,白紙黑字的,或許當初吸引不了我們的眼睛去看,但當開始看第一章,慢慢地就會被吸引,一直不停地看下去。

令我印象深刻的章節是《我在唐樓發現了情——姐姐和她的鄰居們》,關於姐姐搬家去到深水埗,住在已有三十年的舊唐樓,姐姐一向重視居住環境,所以她把家裏翻新,並把自己的家門也翻新。鄰居們以為姐姐對他們有偏見,他們之間連招呼也不打,後來他們之間的誤解化開了,並像一家人一樣,他們教姐姐買菜煲湯,姐夫就教他們用電腦。在姨甥女的生日,大家都送來禮物,小禮物雖然不貴重,但都是用心挑和他們自己親手做,連蛋糕也是鄰居自己親手做的,大家就開開心心坐一起吃,有種溫暖的感覺。

因為這本書,我深深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溫馨,他們可以很和諧,但在現實生活中,真的可以個個都那麼和諧嗎?我認為可以,或許因為一些誤會,而令大家不滿、憤怒、吵架,但誤會始終會解開,也會變回好朋友的。我也明白做人不要帶「有色眼鏡」去看別人,每個人都平等,個個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書中也提及到要常常幫助別人,也要報答別人,俗話說「善良終有好報」,所以要做多些義工,盡心盡力幫助有需要的人,也會感到滿足感。

在這個社會上,每個人都很忙碌,可能會忽略了一些情感,對人冷漠無情,越來越孤獨,甚至變得內向,為甚麼不留些時間放鬆自己心情呢?和別人交流下不是會更開心嗎?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人情味,看到別人有難時一定會幫忙,不會視而不見,大家都互相幫助,這就是人與人之間溫暖的感情。

無眠

眺望窗外
漫天的繁星 沒有一顆牽掛著我
吸一口寒氣 無一人伴我左右
蓋著孤寂 擁著落寞 伴著那份寒冷
今早的歡笑浮現於腦海中
今晚的孤獨無人能陪
終是沒人能一直伴我闖蕩
輾轉反側 徹夜難眠

夜不成寐
拖著疲憊的身軀
緊閉佈滿血絲的雙眼
反反覆覆 睜開又閉合
靈魂空蕩
我累了
試圖拋開一切
今晚能入眠嗎

厭春

春天是什麼顏色的?

小少爺學富五車,卻總愛纏著下人問。身邊的書僮常跟小少爺說著春天的美,粉嫩的花上了枝頭,淺草裹著青澀的春氣,大家都穿得鮮紅,鎮邊的稻作油金遍地,溫柔得不可方物。說是紅吧,又有點不符春天的搶眼;說是綠吧,又太過於少年氣;若是定為黃,又有太過盛然突兀。於是下人們都各抒己見,總爭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悻悻糊弄過去。

只有一位下人總是變著花樣地告訴小少爺春天的色彩,每一天都有著不同春間趣事,喜怒不形於色的小少爺也聽得捂不住笑靨。

小少爺看不見春,他的春色被質感極佳的絲綢所束著,每每嗅上一片春間花氣,指尖挲摩著草的新芽,卻只能看見黑壓壓的虛無。他曾聽過下人輕聲細論自己的眼睛明明長得很美,卻是虛無焦距的一潭死水,晦暗得突兀,長年被一束輕絲圍著眼睛,於自己的春天扣上了枷鎖,紮成了一個填不滿春的圓,終日坐落在一個縈繞梅花香的屋中。

縱使小少爺愛問春天,但鮮少人知道,小少爺其實討厭春天。每近春日,眼前的絲綢便會黏附在眼周的皮膚,儼如一隻要吞食自己眼球的饕餮,爪足是黑壓壓的刺,毫不留情地觸上自己的眼球,總是令小少爺只能看見一片黑色,又在捂上自己的眼睛後逃得再也令人找不到。小少爺極其厭春,因為他的母親把他生在了好聞的春日,卻又在梅花香氣中氤氳起了哭聲,只會不斷撫著自己的眸周說著什麼,直到小少爺認字後才知道原來是一個又一句淬毒的對不起,一切以來的戰戰兢兢的付出和過度關注也得到了解釋,竊語間常傳出的盲人二字似是落在雪虐風饕般冰冷刺骨,落在暖和的春中,顯得格格不入。所以他討厭春,那個容不下自己的春,那個生機勃勃的春,與蕭條凋零的嚴冬南轅北轍,自己在春日時會被突顯得格外可笑。

小少爺看不見活潑的那個下人,縱使他常引得自己發笑,卻也如春般討厭著那個下人。因為只有他深知自己的每個思緒,在某個清晨,令自己潰不成軍。

小少爺,其實你不喜歡春天吧?

二春細細擦拭屋內的花瓶,似是隨意道。這隨意一問卻重重地擊碎了自己的城牆,呼吸開始似是溺水般令人難受,小少爺攥著文玉的手顫了一顫,指尖摩挲的走向開始紊亂無度。

他叫二春,亦被叫作春,是各個下人中最調皮活潑的一個,愛著春天,卻又深諳自己的偽裝,髣髴能夠穿透那束薄絲,直勾勾地攥緊自己血肉碎沬,在自己的神識中烙下一個窺探自己的記號,血淋淋地撕開自己包裹得當的笑臉,嘲諷地挖出自己的五臟六腑,丟到了人來人往的四衢八街示眾,令自己再無遮掩地赤身坦肉。真是討厭極了,令自己無處可逃。

他想像的春天在這一瞬成了鮮紅。他驀地發現,由這一瞬開始,他才是真正地看不見了,他看不見他,看不見春,但又悻悻溺於他的春河之中,揮手亦抹不開水波,深沉得令人窒息,又在失重感中倏地抽離,溺水的痛苦扼住喉嚨,猛然張嘴卻只能剩下沙啞的哀號,像是連聲音也發不出的可笑。

縈繞在鼻腔的梅花香令小少爺驀地想得知他的顏色。

你是什麼顏色的?

二春開始天天伴在小少爺身旁,小少爺聽著二春在春間聽來的趣事,似是真的也沾上了一些春的喜氣,四季更替,二春卻不會凋零,令小少爺總是圍繞著生機和暖意。眼前薄涼的絲綢被二春倏地撫上時,亦似是能滲上許些暖意,二春手中的繭是獨一無二的,紋路順著蜿蜒的旁枝,撫上心間的寒意,綻出春天的花枝,露水撩撥在泥土上,長出了一片又一片的嫩芽。

弱冠之年,小少爺只留著二春在旁,小少爺看不見二春的笑意盎然,卻聽見了二春認真的言語和撫上眼周的指繭。

二春說,春天雖美,卻沒有小少爺如此引人入勝,小少爺是絢麗的七彩。

於是二春成了小少爺畢生最想看到的顏色,心間泛起的是春色染紅的漣漪,落在小少爺的雙頰,揮筆出他人生中最完美的春間絕色。

小少爺不知道,二春看過春意盛衰,但四季在二春心中,卻不及小少爺的一束髮鬢青絲。

如斯絕美的春,又叫人如何能不愛上呢。

春是彩色的,你亦如是。

孤獨的男人(上)

聼,海哭的聲音~
孤獨的男人啊
獨自一個,承擔這世界的罪與罰
啊~他是多麽的受人尊重,但又有多少個人瞭解他背後的心酸?
默默的付出,默默的耕耘,默默的守候。
但——卻沒有回報
不過,回報對他來説,不算些什麽
在孤獨的過去,早已成習慣。
對他來説,付出、耕耘、守候,然後——
默默的看著他們的成長
哪怕現實與預期所預料,相差深遠,他,也不會有一句怨言。
因爲,他早已有所收穫,早已有所成就,早已看到了——對某人來説的大團圓結局。
這些,對他來説,已經足夠了。或許,沒人看過他哭的樣子,但是,就能證明,那冰冷的煉獄裏,沒有一絲的溫暖嗎?
“聼,海哭的聲音…………”
男子默默的念出了這句。
沒有人知道背後想表達的意思,或許,就只有他知道。
感情,早已埋藏在深海裏。
不得露出感情,因爲——
會變得捨不得身邊重要的事物。
到時候,放不下,就會產生另外一個問題。
所以,不如乾脆將感情埋在大海的深處,埋在冰脈的深處,埋在那任何人的接觸不到的内心裏頭。
那個人的故事,離不開“孤獨”兩個字。他,早已是孤獨的代名詞。
縱使,孤獨已經離不開他,内在,卻有著一夥暖人的心
究竟,什麽樣的形容詞,才是最適合他的?
孤獨?還是——熱誠。
終究,還是沒有一個最正確的答案。
沒人知道他的内心世界是如何,冰冷的冰獄?還是——?
聼,海哭的聲音~
孤獨的男人啊
獨自一個,承擔這世界的罪與罰
啊~他是多麽的受人尊重,但又有多少個人瞭解他背後的心酸?
默默的付出,默默的耕耘,默默的守候。
但——卻沒有回報
不過,回報對他來説,不算些什麽
在孤獨的過去,早已成習慣。
對他來説,付出、耕耘、守候,然後——
默默的看著他們的成長
哪怕現實與預期所預料,相差深遠,他,也不會有一句怨言。
因爲,他早已有所收穫,早已有所成就,早已看到了——對某人來説的大團圓結局。
這些,對他來説,已經足夠了。
那個人的故事,離不開“孤獨”兩個字。他,早已是孤獨的代名詞。
縱使,孤獨已經離不開他,内在,卻有著一夥暖人的心
究竟,什麽樣的形容詞,才是最適合他的?
孤獨?還是——熱誠。
終究,還是沒有一個最正確的答案。
沒人知道他的内心世界是如何,冰冷的冰獄?還是——?或許,沒人看過他哭的樣子,但是,就能證明,那冰冷的煉獄裏,沒有一絲的溫暖嗎?
“聼,海哭的聲音…………”
男子默默的念出了這句。
沒有人知道背後想表達的意思,或許,就只有他知道。
感情,早已埋藏在深海裏。
不得露出感情,因爲——
會變得捨不得身邊重要的事物。
到時候,放不下,就會產生另外一個問題。
所以,不如乾脆將感情埋在大海的深處,埋在冰脈的深處,埋在那任何人的接觸不到的内心裏頭。
聼,海哭的聲音~
孤獨的男人啊
獨自一個,承擔這世界的罪與罰
啊~他是多麽的受人尊重,但又有多少個人瞭解他背後的心酸?
默默的付出,默默的耕耘,默默的守候。
但——卻沒有回報
不過,回報對他來説,不算些什麽
在孤獨的過去,早已成習慣。
對他來説,付出、耕耘、守候,然後——
默默的看著他們的成長
哪怕現實與預期所預料,相差深遠,他,也不會有一句怨言。
因爲,他早已有所收穫,早已有所成就,早已看到了——對某人來説的大團圓結局。
這些,對他來説,已經足夠了。
那個人的故事,離不開“孤獨”兩個字。他,早已是孤獨的代名詞。
縱使,孤獨已經離不開他,内在,卻有著一夥暖人的心
究竟,什麽樣的形容詞,才是最適合他的?
孤獨?還是——熱誠。
終究,還是沒有一個最正確的答案。
沒人知道他的内心世界是如何,冰冷的冰獄?還是——?
或許,沒人看過他哭的樣子,但是,就能證明,那冰冷的煉獄裏,沒有一絲的溫暖嗎?
“聼,海哭的聲音…………”
男子默默的念出了這句。
沒有人知道背後想表達的意思,或許,就只有他知道。
感情,早已埋藏在深海裏。
不得露出感情,因爲——
會變得捨不得身邊重要的事物。
到時候,放不下,就會產生另外一個問題。
所以,不如乾脆將感情埋在大海的深處,埋在冰脈的深處,埋在那任何人的接觸不到的内心裏頭。
明明那個位置曾經是屬于他的,於今卻面目全非。
取而代之的是,另外的一個人。
那種揪心的感覺,令他痛苦不堪。
一度想深呼吸來定神,但卻不斷喘著大氣,那種窒息的感覺,令他一直都痛苦下去。
每當想起了那個臉孔,揪心的感覺就會再次出現,不過換做是以前的他的話,可能會感到一絲的溫暖。
但現在卻不同了,因爲那個位置已經不再是他的。
妒忌,怨恨這些情感,也曾經出現過。
憑什麽,明明是我先來的,憑什麽是他。
這些情感把他折磨得不像人性。
他不斷抓緊著自己的胸口,淚不斷沿著臉孔邊緣流下。
淚水不斷流入他的鼻孔、嘴巴裏,令他難以呼吸。明明想繼續待在她的身邊。
明明只是想待在他的身邊而已。
這麽簡單的願望,爲什麽實現不了。
神明真的很喜歡開玩笑呢。
他不禁這樣想到。
如果…………
只是如果……
如果這個世界,不存在自己,那麽,是不是所有事情都結束了?
只有他不存在的這個世界,是否能更美好。
究竟,自己不存在的話,這個世界會是如何。
不如,自己了結掉自己的生命?
因爲真相,永遠不會使任何人快樂。
只會使人變得更不像人。
逐漸由“人”變成一個“人形的生物”而已。
所以,如果自己消失掉的話,那麽真相也會跟著消失吧。
男子站了起來,向著前方的大海,慢步走著。
海水浸到他的脚,慢慢上升到自己的大腿,在來到自己上身。
他沒有停止的跡象,只是一味向前走。
看著前方的夕陽,他不禁感嘆到這風景的美。
相信,自己不存在的世界,自己不存在的時間,會像這眼前的景色一樣,那麽美吧。
只要自己,沉到這個海洋的深處,那麽,自己的心意,應該也一樣,被埋藏在大海的深處……吧。
沒錯,真相,永遠,都不會使人快樂。
真相永遠都只是大團圓結局之外的結局。
犧牲自己,來完成這場大團圓結局的話,應該多少都值了吧。
但是,爲什麽在這個時候,卻停下了脚步。
不知不覺,他淚流滿臉。
自己想生存的欲望,和自己想犧牲的願望,互相衝突在一起。
這樣的感受,令他的痛,更深了。
我想活下去。
我不想讓任何人痛苦。
這兩個意識衝突在一起。
怎麽,怎麽才能解脫。
是不是一定要犧牲自己,才能有最好的結局?
究竟,最好的結局,是如何?
怎麽才是最好的結局?
如果犧牲掉自己來換取這個大團圓結局,那自己算是什麽?
自己能算在那個大團圓結局裏面的一人嗎?
顯然不能。
自己還是沒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東西。
海浪不停的拍打著他的大腿。
而自己則很顯眼地站在海裏。
明明想去死,卻死不去,是自己不想自己死去
他開始自嘲了起來。
自嘲著自己是多麽的幼稚。
多麽的無知。
曾以爲自己無所不知,卻只是一無所知。
他開始大笑了起來。
終於,終於露出了情感。
那個笑容,就像沾滿了世塵一樣,無比的哀傷。
在海裏,流逝的,究竟又是誰的體溫?
沒人知道他究竟爲什麽而笑著。
“那淡淡的夢,早已背著現實,越走越遠了……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