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題兩寫:海(鄒文律)

Photo Credit: Hiuman Lam

(鄒文律。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現為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THEi)語文及通識教育學院副教授。創作以小說和詩為主。喜歡優雅的天鵝和呆萌的水豚。)

港島東面的辦公室望海,陽光明媚的日子放眼看去,戴著口罩的她總幻想法國南部海岸的海水,是否擁有相同的顏色。他是否站在那無盡的大洋前面,喝上一口普洱茶。

去年舉辦的品酒會上,她負責接待來自尼斯的他。他是一名品酒師,頭髮和鬍子都修整得妥貼整齊,西裝筆挺的模樣,專業而沉穩。

公司裡就數她的法文說得最為流暢,每次有來自法國酒莊的代理人或客戶,都是由她接待或充當翻譯。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當他為一瓶來自尼斯的葡萄酒解說歷史和酒體特色後,明顯過早有了醉意的陳總以有點蹩腳的法文問他,品酒師是否千杯不醉?他以波瀾不驚的微笑和純正的英語回答,不醉的秘訣在於自制,只有自制的人才懂得佳釀。全場突然陷入一片靜默。正當她儘力管控表情,試圖打圓場之際,陳總出乎意料地哈哈大笑,一點不惱怒。全場陪笑聲不絕。只有她發現,老闆的臉閃過一絲陰霾,像暴風雨下的海。

活動結束,她送他回去下榻的酒店。十二月的尖東海傍迎來冷冽的風,吹向二人因為酒精發燙的臉。維多利亞港對岸的燈飾在墨色海水上照出一波又一波霓虹。

臨別前,他一臉不好意思地為了自己懂得英語而道歉,卻不認為自己當時的話說得不夠得體。她但笑不語。事實上,她從來沒有要求過解釋,只覺得這份孩子般的執拗,有幾分可愛。

之後的幾場品酒會,他主動提出用英語講解。老闆想他用法語,好突顯公司請來純正的法國品酒師,還請她當說客。但她最終還是拗不過他,老闆亦只好妥協。

誰知道,憑著他的滿分自信,八分專業和兩分幽默,幫公司接連簽了幾張大單,連陳總出手也比平常闊綽,還嚷著要請他帶團參觀尼斯的酒莊。

「看我這麼厲害,妳是否應該帶我遊覽一下香港?」看他孩子氣的笑容,在酒會與酒會之間,她領他逛香港的中上環,看日落時分的大澳。事實上,每次請來外國客人,她都會按照對方的喜好和氣質,帶他們到幾處香港別具特色的地方遊覽,保證讓客人對香港留下美好印象。這次自然也不例外,例外的是,她帶了他去九龍城的茶莊喝自己最喜歡的古樹普洱。「這種茶可以解酒,雖然你從來不醉。」看著他那副試圖適應普洱的沉香甘醇,不知是痛苦還是苦澀的表情,她便想起年輕的時候,那個被父親牽來品茶的自己。她希望稍後通過社交網絡把酒會的照片發給他留念。誰知他放下茶杯,說自己除了電話,只用電郵。「想保有自由的人,千萬別掉進社交網絡織成的網。」看他一臉認真,差點把她說服得想要立即刪除手機上的各種社交媒體應用程序。「這種茶,有意思。」他自言自語,又喝了一杯。離開茶莊前,她送了足夠他放滿半個皮箱的茶葉。他笑著說,這是叫他以後都不用再來香港的意思嗎?

別後的日子,她常常給他寫電郵,告訴他生活裡瑣碎的喜悅與憂愁。他則給她用紙筆寫信,給她寄來親自拍攝的尼斯風景照。她把這一切都細細收好在首飾箱,彷彿收好那些陳年的普洱茶葉那樣。直到突如其來的全球疫情大爆發,讓她和他的聯繫,停在那張他最後寄來,站在天使灣喝普洱的照片上。

她想方設法地嘗試與他聯繫,但無論是電話、電郵還是書信,依然音訊杳然。

她有想過飛到法國找她,甚至人都來到機場了,突然接到獨居母親的電話,關心她的近況。她才赫然發現自己實在無法抽身。

這天,她獨自來到馬灣,迎著海風,脫下口罩,看著那片翡翠色的海,把心裡想跟他說的話都呼喊出來。

也許海會知道,那是比海還深的思念。

在〈一題兩寫:海(鄒文律)〉中有 13 則留言

  1. 當一個人習慣了另一個人的存在,習慣與他傾談自己的生活,而那個人突然消失的時候,就會感覺很不自然,感覺缺了點東西

  2. 這篇文章有一句話,令我非常難忘—想保有自由的人,千萬別掉進社交網絡織成的網。平常人也只會說別沉迷於手機,聽完就不會理會。但這句話,卻令人刻在心中。

  3. 能從中學會不同的寫作手法。不過內容沒辦法一次就看得懂。疫情使異地戀情侶的相處面對重大的挑戰,時間過久了,難免會感到寂寞,心中總會渴望見到對方。

  4. 想保有自由的人,千萬別掉進社交網絡織成的網。一般人在平日裏都經常跟身邊的人勸告不要沉迷手機等等,聽的人當然不會理會。但在這一篇文章裏,以這一句話的形式表達同樣的意思,經過思考後,卻覺得頗有道理,而且發人心省的。

  5. 這段特別的相遇,令「他」和「她」產生了一段與眾不同的關係。雖然因爲某寫原因,令他們不得不分隔兩地,但他們依然保持聯繫,保持了這段特別的關係。

  6. 也許海會知道,那是比海還深的思念。這一句話可以看得出作者真的真的很想他,從常常分享生活裡的瑣碎,到音訊杳然,作者一定很不習慣吧。有些人很幸運,想他了,就可以直接跑去見他;有些人比較不幸,想他了,卻只能放在心裏。所以如果想他了,就去海邊走走,也許大海會把你的想念告訴他。

  7. 作者以「她」和「他」,運用第三人稱的寫作手法,並寫因疫情的關係,只好用其他方式聯絡彼此,雖然過程辛苦,但依然希望能保持聯絡,帶出他們對於彼此的思念之情。

  8. 這段特別的相遇,令作者和「她」產生了一段與眾不同的關係。雖然因爲疫情的原因,令他們不得不分隔兩地,但他們依然保持聯繫,保持了這段特別的關係。

  9. 作者在這篇文章以「也許海會知道,那是比海還深的思念。」,這句話對應出「她」對「他」的思念非常深,但是卻貌似再也找不到他了。

  10. 酒,可使人醉。茶,可醒酒。文中的兩人是在機緣下認識,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卻已互生好感,可是事情未如理想。「她想方設法地嘗試與他聯繫,但無論是電話、電郵還是書信,依然音訊杳然。」這句話給讀者留下了懸念,不知男主是否凶多吉少。海也成為了女主唯一的寄託。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