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伙(駐站作家)

Photo Credit: Hiuman Lam

我的視力一向不錯,從前靠著街外的燈光,凌晨在家中走動也不用亮燈。但近來每夜到廚房喝水,總要先打開光管,否則就要步步為營,生怕驚動那小傢伙。當然,最真實的想法,是怕驚動那小傢伙後,牠突然在我面前走過,嚇得我打翻水杯。

我家一直不容許其他小動物存在,蚊子、螞蟻、蒼蠅,十居其九不是被消滅,就是被趕走,惟獨這小傢伙,我們一直容忍牠。相對起來,牠的外形比蚊子、螞蟻等更不堪入目,我們之所以可以讓牠在家中走動,全因相信一件事,就是牠會殺蚊子,還一廂情願地相信牠會吃蟑螂。說到這裡,你或許已猜到這小傢伙是甚麼了,沒錯,牠就是粉紅色的壁虎。當然牠有其他名字,但怕引起你不安,還是叫壁虎這個比較中性,或帶點威武的名字吧!

我害怕一切小昆蟲、小物體的,小時候住公屋,睡在上格床,旁邊剛好有個小洞讓街外的電話線、電視線等進入屋內。突然有一天發現有幾頭小螞蟻從洞口爬進來,不但嚇得立時醒過來,還整夜不敢睡。據父母說,必定是家中的食物氣味吸引了牠們,翌日放學回家立即清潔了一遍,可是仍然沒有令螞蟻「過門而不入」。後來,父母教了一個方法,就是用蒜頭抹在螞蟻走過的路,消除牠們留下的氣味,隨後的大軍就沒法跟隨氣味走進來。試了幾次,螞蟻果然少了,但偶爾仍有冒失的來探路,於是我索性把整顆蒜頭塞進洞口。自此,螞蟻之患除去。

小傢伙比螞蟻更大,形相更可怕,不過我倒不怕牠。一來牠會吃蚊子,是有益於一家人,二來看過幾篇網上雜文,或小說,都說在日文裡,壁虎的名字即是「家守」,家中的守護者。梨木香步有本作品叫《家守綺譚》,大抵是用壁虎角度,去寫家中的奇幻故事。

不是所有小昆蟲、不速之客,我們家都會趕走,有時候我們還希望牠們能多留下來。每隔一段時間,我們總聽到小昆蟲或拍翼,或撞上窗子的聲音,抬頭一看,就會看到一頭飛蛾,想到的不是燈蛾撲火這成語,就是「你」又來了。在中國人的傳說中,過世的人會化成飛蛾回到自己或親人的家中,去探望親人。我們也知道這種說法或多或少帶點迷信,但與親人分別太久,總會思念,總會渴求一看,於是蛾來了,我們的美好想象也來了,想像一位久違的親人來聚一聚。當然這親人是誰,我有我的想法,父母各自有他們的想法吧。

媽媽曾經親眼看到小傢伙吃蚊子,但我沒有看過,因此我也只能像美好地想象蛾是故人般,一廂情願地相信牠是家的保護者,像座敷童子保護我們的家吧!

在〈小傢伙(駐站作家)〉中有 12 則留言

  1. 昆蟲當中也有不少的益蟲,例如蜘蛛和蜜蜂,對於人們的日常生活非常有利,所以當看見這類「小家伙時,盡量「刀下留人 」吧!

  2. 如果一個東西很小,不大,同時他是一個傢伙,那麼它就是一個小傢伙,小傢伙很小,一定不會很大,因為如果很大,他就不會是傢伙,然而如果一個人說小的東西很大,那麼他便錯了,所以小傢伙很小.

  3. 我一直覺得小東西都十分可怕,牠們不像屬於地球的生物般,有著特別的外型。雖然知道壁虎食蚊子,但是牠們猛然的竄動還是讓我心臟病都發作,看見了也避而遠之,只求牠們不要來到我的房間裡。

  4. 我家的廚房每天一到晚上也是有一大羣蟑螂,一開燈就會看到牠們在很快地爬來爬去。我最討厭的小昆蟲就是蚊子,因為牠們叮了我之後,我被叮那裏會十分痕癢。雖然我也討厭蟑螂,但牠們不會咬人,跟蚊子比較,牠們沒有那麼討厭。

  5. 昆蟲惹人討厭還是有原因的,不止他們的外表不符合我們的審美學,還帶有細菌和毒,但他們作為某些地區的食糧而言,可見未來我們或許會希望有更多的昆蟲在我們身邊

  6. 我相信不少人都會害怕昆蟲,因為牠們樣子很奇特。有些人會選擇趕走牠們,亦有人會直接殺死牠們。當然也有人會感到很新奇,為牠們拍照留下倩影。昆蟲的生命彷彿被人類隨意玩弄着,任意殺害和放生。無論是昆蟲,還是其他動物都好像失去了選擇權。對於這個環境的破壞,他們也只能愛莫能助。

  7.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昆蟲的出現往往是無可避免的,可是當中也有些對我們有益的益蟲,就如作者所說的飛蛾,我們要注意不要把牠們殺錯了

  8. 人們總是不可避免地遇到小家夥,但不是所有小動物都是害蟲,例如壁虎,它能保護我們的家免受害蟲侵害。所以我們需要認清不要錯殺益蟲。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