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追月」

[4A08]

自由

親愛的白象:

好久不見了!還記得我嗎?我是在一片森林中長大的鳥。從小我的家族一直都會帶我去不同的國家遊走。我看到的,是一望無際的天空;我看到的,是七彩繽紛的世界;我看到的,是變化多端的未來。

但不知為何,我在回到出生的森林後,看見熟悉的動物們全部都流著血,受了傷。我立即上前問了問:「發生什麼事了?」原來是一直管理著這片森林的老虎們打算立下新規定,如果其他動物在其他地方犯了錯,老虎們是可以無條件的抓著動物們去山洞裡。山洞裡一片黑暗,我從未知道抓進山洞裡會發生什麼事情。但一直在這森林裡的動物們和我也很清楚,就是進去山洞後的動物從未聽到任何報平安的音訊。我和其他動物們也不想嘗試進去山洞的後果。

由於這片森林棲息著很多動物,於是我決定嘗試和其他動物交流並讓他們知道老虎們打算做的惡行。幸運的是,大概有兩百萬的動物們達成了共識,決定向老虎們決戰。但另一方面,有些在山洞中逃出來的動物們卻覺得很不可思議,他們覺得我們不應該那麼害怕。但這森林的原定原則就是要尊重,所以我也沒有多說,尊重他們的決定。在兩百萬零一隻動物的壓迫下,老虎決定讓這個新規定「壽終正寢」。但可悲的是,他們在我們第一次聚集的時候讓三萬隻大型野犬使用過分武力,讓我們陣型的動物們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這場森林戰仍在持續著,這段時間有很多動物受到傷害,甚至這半年的森林動物死傷率增高了不少。但傳聞說,在冬天時,有很多蝙蝠開始逃離山洞。冬天後期,森林的動物們發現有不少動物都好像有發燒、咳嗽的症狀。在其他森林也有不少動物跟我說他們森林也有同樣的狀況。看來各個森林的病原體大概就是山洞的蝙蝠吧。

對了,山洞的蝙蝠跟我說過他們在山洞裡可以看到我們在森林所做的一切惡行,但我問了一下:「那你看到大型犬所做的事情嗎?」他們欲言又止。然後我又問了一句:「你們的山洞那麼高,為什麼你能看到我們這些小動物所做的事,卻又看不到大型犬呢?」蝙蝠說了一句:「關我什麼事?」對啊,關你什麼事?

希望森林的動物們都能平安無事,也希望你能平安地活下來!

四月十九日

聲音

自小我就是個對聲音特別敏感的人,就算那些聲音不是人類的聲音。小時候還懵懵懂懂的我並不知道這個特殊的能力,我便拉著媽媽的袖子,問:「媽媽,你叫我嗎?」媽媽當時簡單回了沒有,但我依舊聽到一把女聲。那時,我只是覺得很困擾,每次聽到他們的聲音時我的朋友甚至老師也沒有任何反應,看見我奇怪的舉動也會用厭惡的眼神看著我,我也只好在放學或者沒有人的地方聽著那些聲音的煩惱。

長大以後,我依舊聽到來自不同世界的聲音。我只覺得這些聲音非常的煩躁,但卻不能坐視不理。

「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一把聲音從我身後傳來。「你可以幫幫我嗎?」這把聲音的主人再次開了口。我吸了一口氣,問道:「你想怎樣?」他並沒有任何回應,我只好加快速度,回到家裡。

「你說吧,你想我怎麼幫你?」我雖然不能看見他們的身影,但我聽得出身邊有細微的風聲。「我想你幫我去花店買一朵花。」「花?」「是的。」我沒有繼續問下去,我只是幫助他們實現願望,希望他們可以毫無怨念的回到自己所存在的世界。

去到花店,他叫我買一朵向日葵,便帶我去了住宅區。我環顧四周,這區似乎是有錢人家較多的地方,和我這種普通上班族格格不入。當我走到一家滿佈花朵的屋子,「就是這裡了。」他向我說道。我歎了一口氣,向前邁進了一步,按下了門鈴。

「請問你找誰呢?」一位年輕少女聽見門鈴聲後走了出來,我開口說道:「請問你是小玲嗎?有一個人拜託我把這些東西給你。」那位少女看著我手上握著一朵向日葵和一封信,驚訝的眼神浮現在我的眼中。她從我的手中接過那朵向日葵和信,二話不說地打開了那封信。那封信是去花店之前,那把聲音叫我幫他寫的。

我不是很清楚他們所經歷的所有事,但我很確定的是他們的愛情最終無法實現。可能是因為女方家人不同意他們的戀情。當時男方並沒有放棄,但他卻遇上了意外,離開了人世。女方在他離世後一個星期都是以淚洗面,男方看到這個場面後便找到我,希望我可以幫他安慰他生前所愛的人吧。

少女看完信後,眼眶不禁泛紅,眼淚順著她的臉流了下來。她立馬擋住自己的臉,但眼淚還是一滴一滴地流下來。過了一段時間,天色開始變得黯淡,少女平復了心情,對著我說道:「謝謝你的幫忙。」我只是笑了笑、點了點頭,抬起腳打算回家。「我也是時候回到自己的世界了,這次真的謝謝你了。」那把聲音對著我說道。「再見了。」「再見。」我也對著那把聲音說道。身邊的風聲慢慢減退。一瞬間,我仿佛看見了這道小路上那對情侶手拉著手,臉上帶著幸福一起回家的畫面。如今這個畫面已經成為過去。

這件事之後我也依舊幫助和傾聽其他聲音的救助和煩惱,但心裡原本的煩躁也開始消失不見,每個聲音都有他們的煩惱,幫忙解決他們的煩惱後我也覺得很開心。可能在其他人眼中這些聲音很恐怖,但在我的眼中他們也只是有煩惱的「人」。不知道下個聲音的故事是怎麼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