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故事(一)

1.

夏日熙:

你好,我的筆友。

我叫余已落,很高興跟你成為筆友,我還是第一次給校內的同學寫信。班別之類的老師應該都告訴你了,不重要,就不多說了。我還從沒跟筆友聊過名字,大家都是用的筆名,也沒告訴過對方名諱。

聽我父母說,我出生的時候,壓在窗外的一大片黑雲終於落下雨來,雨下了很久很久。他們在那之前還沒給我想名字,於是就借著這場雨起名——已落,和姓連在一起,剛好就跟「雨已落」很相似。我怎麼就剛好就姓余呢,不,父親怎麼就剛好就姓余呢。

我兩個哥哥的名字也是用差不多的方法取的:大哥出生那天從病房窗戶裡只能看到一朵雲,於是叫余一雲:二哥出生那時從病房窗戶裡只能看到一顆很閃的星星,於是叫余星爍。我一度懷疑我起名廢這點是父母遺傳給我的。

你的名字也是跟天氣有關的呢。啊!該不會也是像我父母一樣改名的吧?我明白答案多半不是,我之前也問過很多同學,他們的名字要不就是翻字典選漂亮字改的,要不是在名字裡寄託了期望,要不就是好聽的字加上五行裡缺的。我父母的起名方式就是朵奇葩,開在茫茫人海中,那造型,真是吸引眼球。

我的筆名叫乳酪。你不介意的話,我們之後的信都使用筆名吧?即使知道名字,用筆名,感覺信讀起來也更有味道。比如說,乳酪的味道。

從小學開始周圍的同學就叫我乳酪了,因為我的名字很像,於是我順其自然地拿來當我各種社交軟件的名字。實際上,我並不喜歡吃乳酪,也不算討厭就是了。不知道它該算是液體還是固體,味道就是酸甜的奶,口感——我實在找不到恰當的形容詞,比起喝乳酪,我覺得乳酸飲料會是更好的選擇,對於乳酪,我果然沒什麼興致。我曾有一個筆友叫百合,她也不喜歡吃百合,每次想到這個我總會笑出聲,或許我的笑點真的很低。

你有筆名嗎?沒有的話,叫夏日如何?簡單粗暴又方便。我對乳酪這個筆名也不是特別滿意,乾脆改成雨落好了,你覺得怎麼樣?

很久沒寫信了,說實話緊張得不行,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令我慶幸的是,我還記得怎麼寫信。

你的筆友

余已落

二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在〈未完的故事(一)〉中有 2 則留言

  1. 有時候擁有一個筆友是一個值得令人羨慕的事情。雖然是以信件來往,但也能從中透露自己的心情。正因為是以書信來往,是以筆名,所以這更能使我們吐露心聲,也令到我們在任何時刻都沒有顧慮。

  2. 我們每個人的名字都有或多或少特別的含義,那都是父母或長輩給我們的,我相信都值得大家去探索當中的含義,當中必定有趣得很呢。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