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評:《柔弱的角》 (Jan 2014)

專輯宣傳照

我們都曉得角是動物堅硬之部分--那麼「柔弱的」角便如前作〈吃鯨魚的人〉般「我身龐大如大島,心卻很細心」的矛盾嗎?乍看歌曲製作名單,可見合作已久的王雙駿、陳珊妮、馮穎琪之名,上回《無念》初次合作之Adrian Chan是次則交出三首單曲〈逆蒼生〉〈灰〉還有〈拿走我呼吸〉,一躍成為此碟主力,歌詞則仍由熟悉的周耀輝及林夕分佔。

初聽此碟一遍,印象最深的是合成器之大量運用,由〈鶴頂紅〉到〈灰〉到〈拿走我呼吸〉皆如是。於我而言,以文字形容編曲並非易事,大概從Bonus track〈鎖骨〉說起較好--其之所以藉此形式出現,相信是其曝光之時,《柔弱的角》企劃尚未成形,歌中清脆、活潑以至verbal的rap,甚至黃偉文交出的詞都清爽得可以,不見那種小那種柔弱那種既暗且光。

〈鶴頂紅〉似乎最能突出「柔弱的角」之概念,在主歌細聲敲副歌大力啪啪啪的主線下,我們卻只聽見麥浚龍輕輕呢喃「我知道 越紅越有毒」--沉迷的人又何以咆哮,假音輕飄飄或正反映某種沉醉其中之迷離感。這主題亦可理解成以另一套歌詞編曲唱法表達的「寧為他跌進紅塵 做個有痛覺的人」,紅的吸引正令人甘願為其埋頭撞去,無論其本身有多強韌,亦只能一口咬下,虔誠犯錯。〈灰〉中段像電子遊戲的音效或〈畸〉的細節處理,甚至〈拿走我呼吸〉主歌與副歌無論在編曲聲量或語言之差異也充滿矛盾,然這種矛盾中卻在一貫之主題下包裝,整體亦似有一致之趨向。〈拿走我呼吸〉那句「華麗地變老」亦令人聯想起「很想做誰的寵兒 來陪誰漸老」之前作〈酷兒〉。

〈畸〉編曲大體算比較俐落,是碟中對聲音轉換最少的一首。岑寧兒的和聲頗有化學作用,似乎是繼馮穎琪後,其歌曲中出現之女聲中較佳一把--〈逆蒼生〉的林二汶聲線太出,〈鎖骨〉的關淑怡風格更強得像與麥浚龍各自修行。至於新近派上電台的〈門〉旋律及編曲其實頗為大路,配上更迎合市場之宣傳應不難廣為人知,現在的版本似揉合了歌詞甚至麥浚龍個人的一點點「畸」而成,不過依然頗為適合宣傳。此詞雖言自閉,我們自己或多或少,想亦有一道亟欲為人打開之天窗、大門。如斯詮釋,則此曲亦不難為人代入其中。

若說這專輯有甚麼不好,大概是內頁歌詞印在牛油紙上,字跡層層疊加,頗為模糊--這種曖晦不清、亂了又倦了,倒亦為此碟主題。

試聽:〈拿走我呼吸〉

(完)

延伸閱讀
麥浚龍的「柔弱」之美 (斐宇梧的中文唱片架)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