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愛閱讀徵文比賽:林語堂《雙語文選》閱讀報告

林語堂畢生從事雙語寫作,穿梭於中西文化之間,而且筆下文字字字珠璣,又愛自由的思想,實在令人大開眼界。

林語堂曾提及了西裝,他說他不穿,認為西裝之所以成為一時風氣而為摩登士女所樂從者,是因為一般人士震於西洋文物之名而好為效顰,而自身之所以不隨波逐流,正是他不是其俗人之一人。現時西方文化流行,看看本地或是內地的買賣市場中,若本、內地與外國品牌並列,會有多少人選擇捨棄外國品牌?那是大眾的趨向,我亦如此,但經林語堂的分析,我又對此改觀,身穿西裝有種種不便,悶熱且緊貼皮肉,令人難以呼吸,為何要為跟隨大眾之流、討好心儀之人而委屈自己受苦呢?當然,西裝自有其好處,也不能就此落下偏見。

林語堂只論了西裝,我卻覺得他話中有話,他不滿連中國人都推崇西洋文化,把中國的優點排在次等之位,他不滿人們為討好別人而食自己的苦果這等做法,他認為無論論理上、美感上,還是衛生上,社會都不應容許類似西裝這個例子的文化改變人們的思想。

我對如此大膽又新穎的論點感到驚訝,從西裝中投射出他自由的思想,實在令人驚艷,亦不免令我深思,中國永遠比外國落後?也許以往各種障礙證實了是的,但絕不能套用於現今的中國上,想想我們這個龐大的母國,論市場,還是全國經濟、軍事,何處落後?中國急起直追,絕不遜色!

見識了「論西裝」,是否認為他是個愛國之人?我想倒也不是,他也就是就事論事罷了,看看「臉與法治」一文中,他毫不留情諷刺中國的法治體系,其實也稱不上甚麼體系,他要斥責的,是中國因富貴漠視法律的行為。林語堂作品一貫帶着生動、幽默,他說這是中國人之平等主義,無論何人總須替對方留一點臉面,爭瞼是人生的第一要義,而中國富人開車超速是代表有臉,萬一軋死人,就掏出名片,報証局長之名,再罵一句:「不識你老子」後憤憤回去,就更漲臉了。

如此蠻不講理的行為,林語堂帶點輕鬆幽默地寫出,也是在暗暗地諷刺,中國貪官污吏多多,常為錢財決定與這等人攜手相助,只看見眼前利益,而那些富貴人深感痛快,因為他們有能力漠視法律,證明他們雄厚的財力,為其爭取不少的面子,兩種人相互合作,造成惡性循環,既然不視法治為眼中物,法治因何而在?目中無人的富人和政府有所勾結,受害的,是無辜的普通人!

富者說話的社會,普通階層之人難以容身,因他們漠視法治人權,憑財力手握權力,政府的一是貪污腐敗,一是袖手旁觀,能清風兩袖、做到廉潔的,又有幾個?就因如此放縱,中國政府的法律體制永遠算不上完善,也難怪香港被賦予擁有很好的法治系統吸引了各國各地的旅客,這是多麼難得又值得維護呢!

除了高談社會政治,林語堂亦有論女人,有意思的是,題目名為「女論語」,可能他也認同「女人心如海底針」吧!論女人,竟似論語般繁複,但文中並不是想侮蔑女性,只是應用了拜倫的名句:「人是奇怪的東西。女人是更奇怪的東西。」他覺得與女性相處十分有意思,因為女人相信她們的「感覺」。曾有一次,林語堂在火車上與鄰座的女性對談一位大詩人,他不覺得這位大詩人的作品因常與太太吵架而變得難看,女性卻一口咬定作品十分討厭,原因是「感覺」。感覺就像女人的最高法院,我覺得女性的心思都很仔細,寸寸思量,也比較固執,當然會有例外之人,但我認為女性的確是個深奧的物種,因為她們都以感情為先,這也不能被怪責的呀!

大事小事,林語堂都有不同的意見,一些甚是有趣,一些即是帶着嚴肅的社會性話題,其文筆流暢且具深意,教我學會不同角度去思考,他自由的觀念,亦讓我看得痛快不已,我想真是值得推薦,希望你們可以從中享受到不同的感觸,並獲得一些感悟。

 

在〈愛書愛閱讀徵文比賽:林語堂《雙語文選》閱讀報告〉中有 3 則留言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