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東青

  海東青這種鳥,據說是矛隼,一種兇禽,但確實是個什麼物種,其實誰也說不好,眾說紛紜,反正是一種神駿非常的鳥。據說是滿族人的祖先所崇拜的圖騰,自春秋戰國就已經來到了中原,海東青一名還是出自孔子之口。


由於海東青的稀少,在古代抓到了海東青的人甚至可以免去死罪。然而被抓到的海東青卻會最終被人類馴化,為人類捕抓獵物。


於是我說了半天是要講什麼呢?海東青的簡介其實到此為止了,我要說的是《徐霞客遊記》,請不要驚訝於話題轉變之快。


我對徐霞客神往已久,卻一直未曾真正看過其著作,直到近來看了另一本書《明朝那些事兒》。這本書裡雖然沒有專門為了徐霞客寫一個章節,但卻在後記那裡提到徐霞客。作者為什麼要提到徐霞客呢?


這裡先簡介以下徐霞客吧。大名徐宏祖,職業旅遊家,出身書香世家卻不出仕,這大概是第一個異數,第二就是古人的家族觀念很重,而他居然在父母仍在堂之時便離開了家門四方遊歷。


古代的文人都以出將入相為大任,可徐霞客偏偏不,以很多人來看,其實徐霞客是個落魄無用的書生,一輩子也就這樣了,泯泯然眾人。


我記得之前有一道閱讀分享的題目問,有人認為環遊世界是浪費人生,有的人則認為這很不錯,原文我忘了是什麼,總之是這個意思。我覺得說浪費人生的人要么是沒本事去旅遊的人,要么就是那種自以為自己是人生導師的人。每個人選擇的人生道路都不同,但無一例外的,目的都不過是求一個圓滿,指責別人的同時以為自己好像過得很有意義,實在是五十步笑百步。


那麼我們再回歸到《徐霞客遊記》這本書上。我看了其中的七星岩遊記。徐霞客的文筆優美毋庸置疑,他在描寫鐘乳洞中的一條天然而成的石鯉時如此寫道:有石鯉魚從隙懸躍下向,首尾鱗鰓,使琢石為之,不能酷肖乃爾


而且徐霞客頗有批判性思考和科學探究精神,他在其中寫道:獺子潭,導者言其淵深通海,未必然也。有潭,淵黑一如獺子潭,而宏廣更過之,是名龍江,其蓋與獺子相通焉。可見徐霞客不是人云亦云的人,他的旅遊經驗令他懂得更多,所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便是此理。


當然,我不是在做閱讀理解,說這些也許枯燥了些,旅行應該有一些更精彩的東西,比如說探險。


徐霞客在七星岩遇到了一個洗衣服的當地人,告訴他從一個水洞的上面進去別有洞天,但因為水位高低的問題,只有冬天的時候才能安全的過去,而現在卻不是最好的季節。徐霞客果斷的選擇進去了,於是他看見了更美好的景色,舞球的獅子,卷鼻的大象,長頸凸背的駱駝(鐘乳洞)。徐霞客並沒有走到水洞的更深處,不過是因為當地人的阻撓,加上出於安全考慮,不然他大概會更加深入。


徐霞客為什麼要四方遊歷呢?我不知道,就像海東青也不會知道為什麼它生來就要在天空翱翔一樣,我覺得這應該是一種本能。徐霞客不是張騫或者鄭和,奉旨旅遊,公款消費,他只是一介布衣,他沒什麼偉大的理由要去四方遊歷,只是因為他自己喜歡罷了,然後他遵從了自己的本意。


這樣的理由很沒營養,寫通識科的報告時,老師說研究原因不能寫我喜歡之類的理由,但其實就是這麼個看似沒營養的理由,撐起了那些世界巨人。海東青不會知道自己飛翔的姿勢如何優美,毛色如何漂亮,反正牠喜歡去哪兒就去哪兒。


徐霞客就是野外的海東青,鵬程萬里而不受拘束,他帶著對旅遊的熱誠,然後很是豪邁的說走就走了,什麼科舉,什麼高中狀元,在他看來都不過是糞土


通俗一點說一句,千金難買爺高興。


這也是為什麼《明朝那些事兒》的作者要在最後提到他的原因,我們都想做自己喜歡的事兒,而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會選擇去做某些事兒的原因。


很多人以為做自己喜歡的事就一定是很快樂的一件事,但其實未必,只是你的喜悅蓋過了你的痛苦罷了,有時候你甚至會很清晰地感覺到痛苦的存在。可誰讓你喜歡呢?忍下痛苦,才有歡​​喜無限。


徐霞客在旅途中也同樣會經歷痛苦,生離死別,土匪攔道,甚至戰亂。


徐霞客在旅途上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個人,然而在七星岩之行他還有個叫靜聞的小伙伴。靜聞是一個僧人,與徐霞客結伴前往雲南的雞足山朝聖。後來靜聞在廣西圓寂,徐霞客帶著他的骨灰到了雞足山。靜聞與他不知是否能算好友知己,但畢竟結伴同行,交情匪淺,就這麼看著朋友的懷恨離世,無疑是痛苦的。但他還是選擇的繼續走下去,把靜聞帶到了雞足山。


在旅遊的過程中,你會看見很多讓你很振奮或者讚歎的景色,但跋山涉水也許會給你帶來更大的痛苦,而在這個痛苦的過程中,除了對那景色的嚮往之心能支撐著你之外,還有什麼呢?


是平常心。徐霞客走過的地方也許我們都聞所未聞,七星岩記中他也曾寫道,他想登上一個山洞看看,他猜那里或許會有奇景,但最後卻不能成事。如果是你會怎麼樣呢?會失望還是會抱怨呢?徐霞客只是「余乃下倚松陰」。


徐霞客對一些錯過了和遺漏了的景色會想方設法地去補遊,甚至在不同的季節再去一遍,他實在是個執著的人。但他同時擁有平靜,故而他可以忍受那些不如意和痛苦,走下去,把自己喜歡的事進行到底。


折了翼的海東青很是可悲,它們被人類所奴役,做違背其意願的事;而自由的海東青或者更危險,不僅僅要忍受風吹雨打,而且還要小心人類的目光,但隨心隨緣而動,天高海闊。


你要做哪一種海東青?

在〈海東青〉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