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態復萌(駐站作家)

我們總是重複著自己,縱使當初下了多大的決心,過了一段日子後又會故態復萌。

讀書的時候,下決心的日子大抵有兩個,一個是上學期九月開學,另一個是每年十二月至一月之間的幾天。開學的前後總會立下目標,為了讓成績變好,今個學年要好好預習、聽書和抄筆記。隆重其事的話,會買幾本筆記簿,把各科所得分門別類抄好,不過這樣子的情況,很多時候只能維持一兩個月,然後就會推說功課太忙,到了考試前夕,再打開筆記簿,才發現時間還停留在學期初。

年年有新景象,去舊又迎新。很多朋友都會在年尾定下明年目標,要完成一件事,或去除一個陋習。不過跟開學的決心差不多,很多時候不用數月就打回原型,要學好的外語沒有學好,要執拾好的房間衣物依舊堆積如山。到頭來,沒有做好,也沒有變壞。出來做事後,兩個日子都變得不重要,反而由於從事書業,有了另一個下決心的日子。

由於書業發展的不平衡,七月書展是全行賣書最旺的一個星期,因此三月開始,至五月底,通常是作家們瘋狂寫作的日子。跟學生趕功課一樣,明擺著有一年時間去趕工,但永遠都是最後幾天才把書寫成。這兩年我的情況尤其嚴重,要在同一間出版社寫一本半書(半本是跟江澄合寫),趕完一本又到另外半本,或趕完半本到另外一本,死線已連續兩年被我拖至六月十日。上一年這個時候,我就跟自己說,書展完結後每天要寫至少三千字,以免又在最後關頭趕工,影響質素。

少年時捱更抵夜趕習作,寫至翌日六時提交,吃完早餐繼續上課完全不當作什麼一回事。有時候甚至一份習作接另一份,整整一個星期處於半夢半醒狀態仍然可以過日子,統統趕完後睡半天就去唱歌慶祝。但這幾年,體力和眼力衰退,通宵趕完一個章節,別說繼續工作,連早餐也吃不下。更壞的情況是滿以為寫好,翌日再看才發現不但滿滿是錯別字,部分句子更要玩「重組」,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因此,幾年前交稿後已暗下決心,甚至把目標貼了在書桌的玻璃櫃上,叮囑自己不要犯錯,但正是江山易改。起初的一個星期,仍然可以維持到每天三千字,後來字數逐步遞減,二千字、一千字,最後萬物歸於虛無,計劃與字數都歸於零。當然有時候是教學工作太累太忙,沒有時間,就會跟自己說明天才補回今天的字數,但日積月累,到頭來積壓越多,跟債務一樣,已經是還不到的地步。那時候只好推倒一切,宣佈破產。當然到了翌年的三月,又要陷入趕稿的苦劫之中。

今年又在六月十日才趕齊稿,自然又咒詛自己在書展後沒有好好跟從目標。不過我卻發現一件事,往昔要用數個月才寫成的作品,我這兩年是寫得快了很多,可能只需要半個月。仔細一想,在沒有動筆的日子,我只是不寫稿,而並非不去想故事、想情節、想人物性格,作品基本上已經融入了我生活之中。為免故態復萌,今年完稿後,我的目標不再是每天要去寫多少字,而是循序漸進,與其盲目天天強逼自己,不如有個更完善的規劃,什麼時候要定實小說主軸、什麼時候設計好人物,完成第一章後再沉澱一段日子再去完成第二章。

明天我三至五月我該繼續在趕稿的苦難之中度過,但我知道我終會完成,因為這是我的選擇,這就是我。

我的老師(二)中四中五篇(下)(駐站作家)

相對於甘太那種循循善誘、體貼關懷,岑老師的教導是充滿挑戰性。很多往事我都不記得,但鄰班的王同學忽然有一天提起,你們班的同學每次上中國歷史課都如臨大敵。我當刻沒有什麼印象,王同學就說你們班每次上堂的首幾分鐘也會「問書」。問書二字一出,我封閉的記憶解封了,沒錯,岑老師每堂也會問書,大家為了不用罰企,也會好好預習和溫習。我記得當時自己還是很孩子氣,想獲得老師的讚賞,每次知道答案,都會挺直身子坐,一副神氣十足的模樣,老師看見我的眼神或坐姿,知道我懂,就不問我,問其他同學。那時候,我挺心癢癢,不過又不敢舉手(好像沒有這個選項),生怕老師突然問別的問題。

說自己是孩子氣是絕對沒有錯,我上中文科最大的成就就是獲得老師的稱許,但好像一次也沒有。反而在上堂時充滿了挫折,雖然我現在以文字為生,但當年青澀的我愚昧無知,作文課不是我大顯身手的機會,反而是被「鞭屍」居多。每次派文的日子,大家都很雀躍,不知道哪位同學的文章會被讚賞,哪位同學會被彈劾。我這樣子舖排,當然不曾被讚賞,反而每次都被抨擊得「體無完膚」,但我又沒有不開心,反而羡慕那些被讚賞的同學,更努力寫文章。我時常覺得有幾位同學如果在文字之路走下去,班上應該有幾位才子才女幾位作家,但後來大家的路不同,就只有我走這條路,或許是希望獲得讚賞之故。

我今年到了一間學校作駐校作家,早年曾在那裡遇過岑老師,當時她帶學生參加朗誦比賽,我是評判,身處禮堂的我們交談了幾句,很多往事立時湧現在眼底。我記得有一天中文課,岑老師竟然朗讀一名舊生的週記。在我的印象裡,沒有太多老師認真看週記,也沒有太多老師會影印學生的週記,岑老師卻拿著影印本,朗誦舊生的作品,那是一篇讀後感,是當時中四中五課程裡一篇叫〈槳聲燈影裡的秦准河〉的讀後感。老師讀來動聽,也談論了舊生文章的優點,特別是當中的情懷,我已經不大記得當時的內容,只記得後來我的週記寫得特別的長,當然老師沒有朗讀過我的週記,卻每次都留下很中肯的評語。

另外有兩次課堂甚有印象,一次是老師甫進課室,就說今天不教書,改為玩問答遊戲。她把我們分成兩組,開始問中文「冷知識」,譬如詩詞的前後句是什麼、詞語解釋,印象最深刻是問「頃」字的意思,老師的眼波罩向我和幾個喜歡閱讀同學的臉上,我不懂得回答,不過因為這個問題,我永遠記得這個字的意思。我忘記了自己那組有否取勝,只記得平時成績優異的同學都答不上問題,有一位成績不算突出的同學卻成為勝負的關鍵,屢屢答中問題。我相信這次比賽直如當頭棒喝,令很多只讀課本的同學醒過來,多讀課外書。

另一個讓我有印象的課堂,不能算是「一個」,是岑老師會經常與我們談論時事,特別在那段動盪的日子,她是我們看世界的另一隻眼。印象中有一次一群大學生到明報報館示威,我們一群小綿羊都不知道發生何事,老師卻抽了幾分鐘,跟我談論事情的始末,令我們知道更多。

我唸官校,老師經常調動,而我又不擅長維繫關係,與兩位老師一度失去聯絡。後來我寫了書,多在學校做推廣,在其他學校與甘太遇上,她的眼神仍然很親切,不時稱讚我。與岑老師見面的機會很少,只知道她身體力行,主力教授非華語學生,其他教書的同學每次提起她,都心生佩服。後來在校慶、朗誦會遇上岑老師,想起昔日的片段,我竟然像個小孩子,不懂得反應。兩位老師在這兩年相繼退休,同學本來想約她們敘舊,但都因碰上別的事情而取消,特別寫這兩篇文章記念當日教育之情。

你們真的「了解」嗎?

警告:當中或許充滿著作者的錯誤價值觀,請小心地閱讀。

正文:你們真的了解身邊的人嗎?
難道你們認為現在看到的他/他們是他們的所有嗎?例如月球有正面,也有鮮少被人察覺的背面,而這個背面就像是每個人不被了解的部分。
你們以為自己了解所有人,所有事物,但這只不過是你自己的傲慢與偏見罷了。說白了,你只不過是在了解方面的一隻井底之蛙,以為自己望到的一小片天空就是全世界。
當看到錯視圖時,你們也會被自己的判斷所誤導。那麼,為什麼你們還會相信自己對於他人的判斷和了解,而不是思考自己的判斷有哪裡過分,過火?
例如我們的老一輩,經過被日本的侵略後,眼睛被對日本人的仇恨遮蓋著。不願再了解日本,只會一味地對日本人充滿仇恨,他們也許不會再改變對日本的了解,但你們應該和他們不一樣。
時代在進步,你們的思想也應該隨之開放。但你們仍繼續用你們膚淺的理解,一知半解地了解他人,得出的結果卻與真實的他天差地別。某程度上,你們跟你們的老一輩差不多,一樣在於沒有了解他人,有分別的只有遮蓋住眼睛的不是仇恨,而是傲慢,自以為了解一切的傲慢。你們應該要不斷更新自己對於任何事物的了解。
網路上總是有些「黑粉」,他們總是不斷否定某些人的想法,導致「網絡大戰」的發生,使每個人都受傷。這大多數是因為他們不了解,他們也不想了解,所以才發生。這像是對牛彈琴,即使你向他們解釋,也不會改變他們的牛脾氣。
也許你我也像「黑粉」一樣,永遠不了解別人,也無法使他人了解自己。我們更應該做的是尊重別人,每個人都有值得尊重的地方,無論我們看不看到,了不了解。

我一切想說的,只是對一些誤以為真正了解其他人的人說。希望你講別人的時候,請別一竹篙打沉一船人,也許當中有些人真的如你所說,但是那些無關卻受到批評的無辜人的心情會怎樣呢?

我的老師(一)中四中五篇(上)(駐站作家)

我慶幸我遇到他們,否則我也不會走上寫作、教育之路。是他們循循善誘,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也激發起鬥志,把理想一一完成。他們是我的老師,一直很想寫文章說他們的事,但找不到什麼角度,今年到了一間學校任教,他們的教誨成為了我行事的明燈,指引我在教學路上不斷前進。

中學生涯是喜樂參半的歲月,離開小池塘,到了大海,方知道憑小學的小聰明敵不過人家的真才實學。慣了是小學的風頭躉,忽然不再成為焦點,有點失落。但幸好我是頓悟型,在補習老師王老師的教導下,慢慢發現了自己的差距,成績雖不能再名列前茅,但至少不再是包尾的幾員。

平平穩穩升讀中四,唸了文科二班,遇上了幾位十分有性格的老師,也改變了我人生的航道,當中包括了甘太和岑老師。甘太是文學科老師,岑老師是中文科和中史科老師,唸英文中學但英文成績不大好的我,最「喜歡」上她們的課。她們的教學風格各異,卻令我們一班同學獲益良多。

中四以前從未接觸過文學,對這科感到陌生,只記得上甘太的課,有很多很多筆記,要背誦的東西很多很多。我自幼不喜歡背誦,自小三開始就討厭背默,看著那堆文學筆記,更是敬而遠之。但測驗在即,人人溫習,我也不甘後人。到派測驗成績當天,人人長嗟短嘆成績不理想時,我看著分數,有點難以置信,竟然是91分,全班第二高的成績。

如前所述,我是頓悟型、後勁型,在第一次測驗就拿到如此分數,實在是一件奇事。後來的幾次測驗,分數依然是頭幾名。年幼的我當然以為自己有慧根,後來才發現老師設計的筆記和教學方法很配合我的脾性。我不擅長長篇背誦,卻很喜歡把資料分類、拆解,再歸納,如把篇中的動作整理、酒器分類,全是我的強項,因此讀起來一帆風順。有一段日子老師放產假,請了一位代課老師,完全是另一種教法,讀起來逆風而行,成績退步了很多。

後來老師回來了,我的成績才見好轉。再後來到了中五,中四班主任移民,甘太成為了班主任,雖然上課的堂數沒有增多,但一次約見,令我終生難忘,長大後跟鄰班王同學提起,她也心生羡慕。會考在即,我們文科二班水準不及一班,在當時金字塔式升班制度下,應該有很多同學沒法在原校升讀中六。或許基於這個原因,甘太要每位同學放學後都要見她一次,從一號到四十號,談在校的問題、談前途。

我是三十多號,從其他同學口中,已聽說甘太會問甚麼問題,當中最讓我們擔心的是一件「杯葛」(現在可以說是「欺凌」吧)事件。我也想好台詞,就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見面當天是在雨天操場,在平和的氣氛下,很快完成了交談。我一向在老師面前裝成乖學生,因此她沒有提起「杯葛」事件,反而說起兩件事,第一件事是關於我的發音,一向咬字不準,又有懶音的我,立時覺得不好意思;第二件事是她說我文學科的成績不俗,拿A絕對不成問題。我不記得當時怎樣回答老師,只知道後來文學考試真的拿了A,是僅有的一個A。

關於這次面談,她或讚或彈我,我當然記得,但我最記得還是她竟然問其他同學「杯葛」事件,雖然她未必解決到那個問題,但顯然她也想處理這件事。事情當然沒有突破性發展,但我相信在各人的心目中,已經有了一條界線,大家盡量不去超越,不做得太過火。後來我成為了工作坊老師,有時候也遇上一些近乎欺凌的事件或言論,我一定會走出來,跟同學說說教。我不知道自己有否受中五面談的影響,但至少甘太讓我相信,有些老師真的肯聆聽你的話。

熱情的冷卻(駐站作家)

原以為我的熱情永遠不會退減,但那一天看著電視機內追逐皮球的球員,我只看了十分鐘,就關上了電視。起初我以為是球賽不刺激,又或我不認識那些球員之故,但幾天後的深夜,榜首大戰,熟悉的球隊,世界級的老臣子和新秀,什麼條件都齊備,但我就是沒法投入。我再次關上電視,開始在黑暗中思考關於熱情的事。

我唯一喜歡的運動,就是足球,曾幾何時,每逢周六、周日都會去踢,什麼地方要人,老遠都跑去,而我的香港也因為這樣子而拓闊了。北至上水,南至赤柱懲教宿舍,多偏遠的場,多殘破的地,也留下了「足」印,樂此不疲。我雖然球技不好,兼且沒有速度,身型也欠奉,但我喜歡在球場上追逐的感覺,而更重要的是我每一次都看見自己的進步。

進步,這是喜歡運動的人,最難以自拔的地方。明明前一天接不到的球,或做不到的動作,竟然在苦練之下,摸到竅門,掌握到法則,動作就融入了肢體,成為了不用思考的一部分。這是非常美妙的事。由於我身體條件不佳,起步點極低,從二十歲一直踢到三十多歲,持續每一場球賽都看見自己進步,那份美,是難以言喻的。

但是自數年前開始,體能下降,傷患多了,漸漸減少了踢球,也在那時候開始,慢慢地減少了看球賽。過去調校好鬧鐘,或索性寫稿至深夜等看球賽,甚至同時打開兩部電視機的情景不復再。看過一套叫《DINNER》的日劇,其中有一集說一個足球員年紀大了,要考慮退役問題,但作為廚師的男主角卻對他如此考慮感到很失望,劇終時那足球員受到廚師的激勵,重新加入地方球隊。這一集是相當勵志,但有一位從事創作的朋友卻非常討厭。他的想法是為什麼就不能另有其他選擇。人生有很多變化,如果對某件事、某種玩意再沒有「飢餓感」,另闢蹊徑不是逃避,而是解脫。

我頗贊同他的講法,凡事有始必有終,有熱情就有冷卻。如今我每年才踢一兩次球,球鞋封了塵,球衣能轉贈也轉贈了。現在我比較喜歡寫作,或許是因為我在文字之海找到進步的感覺。或許有一天我對寫作也會失去了熱情,重新去找別的事去做,但這應該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吧!

季風

柔風拂起了你的髮鬢青絲。
蜿蜒的枝幹,
掛著輕浮的綠柳在你耳畔輕唱,
及脖的深草說,終於夏天啦,
要跟我一起吃掉枯燥的秋天嗎?
你說不餓,還得在盛春見上他一面。

你問大樹,冬天你還在嗎?
它的旁枝撫上了你的頭,
不要等太久啦,
四季總得是要過的。

百年樹木,比普通人見得要多了。
你輕擦了眸間氤氳的水霧,笑著搖頭,
抱著骨灰的手攥得更緊了。
驕傲昂起頭說,這就是我的春,誰都搶不走。

樹終究紅了眼,於是風意又起了。

一杯熱朱古力

說到初戀,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有人會用簡單、樸實、純潔來形容它。首先想到的是蜜糖、是糖果、是一切甜美的東西。

而我則會用「一杯熱朱古力」來形容我的初戀。

年少的我們未懂得什麼是愛情,只能懵懵懂懂的探索,以為整天待在一起,牽著手上學,牽著手放學便是愛情。

我記得那時候我經常跟她在冬天到學校傍邊的那家冰室,兩個人喝一杯熱朱古力。在寒冷的冬天擁抱,溫暖彼此。

她從不埋怨我能給她的只是一杯八元的熱朱古力。相反,她很珍惜那一杯數口即盡的快樂。那家冰室的熱朱古力好比一整罐蜜糖,甜得叫人發膩。她深知我不愛吃甜卻總陪她喝。為的只是她看見我喝熱朱古力時甜得扭扭捏捏、燙的舌頭發麻時不經意露出的微笑。彎月的笑眼,小巧的鼻子,上揚的嘴角。她的笑容才是我真正需要的溫暖,那份簡單的快樂、甜蜜的微笑才是真正在冬天中的寶物,是刻骨銘心的初戀。

即使我們沒有走到最後,但我深信那份單純的「愛」,那一杯溫暖、甜蜜的熱朱古力已經埋在了我和她的腦海中,是難以忘懷的回憶。

這就是我的初戀—一杯熱朱古力。

絕對公式

公式刻板又無聊,只有她才是最生動的絕對公式,男孩一直都這樣想的。

今天要一起吃飯嗎?男孩走到研習室,果然她又是獨自在這,於是試探性般問道。得到的是絲毫不出所料的拒絕,男孩咬咬唇,欲言又止,剛想開口卻看見她仍在垂頭計算,安安靜靜的沒有說話,男孩終究只是輕輕傍著牆邊,低垂著眸緊閉著唇,悄然徐步離開。

大白袍大概是剛剛的實驗忘記了脫下,女孩的側顏令他看得出了神,黃昏暗黃的光線使她似是鍍了層溫柔的金在寬大的秀袍上,他喜歡極了,一直都喜歡極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男孩也不清楚,可能只是在情竇初開的時候,身旁只想要女孩的陪伴吧,她是眾多無聊又刻板的公式中,最打動男孩的一個未知數,不論用盡多少算式也算不出的答案。

後來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已經喜歡上她了。那種卑微又不以為然的莫名情愫,大概是一生間僅得恩賜的時光。

乘着校間的微風,畸形的情愫被掩蓋得妥當。

黃昏的光仍是刺眼,他被刺得眼眶也紅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關係驀然變得那麼尷尬。

他數學不太好,朋友知道他選擇了物理系時都詫異得很。

大概是從女孩知道了自己選擇了物理系,一切也變了質。

他離開了研習室,悄然無息的。

女孩目光終於離開手上的算張,看向早已空蕩的門邊,怔得出神。

良久,女孩看著手下的研習,不知何時演算整齊的算張下半截早已只剩下雜亂無章的線條,鉛筆跡交叉得脈博頻率毫無劃一,扭擰得旁人難以理解,她手中的筆愈攥愈緊,秋間的風仍是溫柔的,正映襯著他的兵荒馬亂,鼓躁的心跳縈繞耳邊,煩得很,亂得很。

不知是輕柔的風正吹進了她的心事使她倏地吃痛,驀然鬆開了手,任由筆支應聲落地,算張已飄散在地,她認命地瞌上了眼。

那年在平凡的午夏,男孩得知女孩依隨父母意願選擇了醫科而自顧自地生氣,女孩不理解他為什麼氣忿,直至他聽到旁人說他選擇了物理系,女孩愣了。

男孩為了她的夢想毅然選擇了物理。

女孩羡慕他的勇氣,又氣憤他的不理智,更多的是想逃避的情感,他不知道要怎麼面對男孩。女孩害怕,他也許只是為了朋友的夢想,她卻是對男孩真真正正的喜歡,女孩害怕未知數的結局,找出的答案是真真切切的負數,只有單方的一廂情願。

女孩不得不承認,鋪排妥當的一生,男孩是唯一的不確定因素。從腦海中已經得到的答案手中卻寫出亂塗的算式,從已經預料到的公式卻有了不一樣的亂碼,平行線終究成了垂直線,將他們交織,畫成了一個大大的圓。就像圓周率般不能全部得知的無限概率般,女孩最討厭就是突然無解的公式,計算不了的發展,不受控制的情感,女孩討厭這樣,亦接受不了這樣。

可她喜歡他。

女孩知道的,自己演算的每個公式,答案都只剩下他的名字。

可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不停逃避那按捺不住的情感。

待確認男孩真的離開後,悻悻地獨自離開。

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黑了,女孩有點睏,剛才男孩令她的神經緊繃得很久,她只想好好休息。

倏地聽見徐步而至的踏步聲倉促又不規律,女孩極度討厭沒有規律的任何事,蹙起眉正想看清眼前人。卻撞上男孩的眸,那雙她心心念念的眸。男孩喘著氣,不知道什麼時候總是在跟在自己屁股跑的小毛孩早已高出自己許多,眉眼也長開了,深邃又刻薄,女孩卻看見了那許些隱居的溫柔。

女孩不明所以,正想開口卻驀地被封住了去路,不知何時變得如此有力的雙臂緊箍自己,抱得自己喘不過氣,男孩毫無預警地親了上去。

晚間的街燈星閃,兩個依偎的人影交織得發亮。

良久,男孩對女孩說,在一起吧。

我加上你,就成為最美好的公式,獨一無二的公式。

男孩加上女孩,答案得出的是一切美好的不可能,漸向無限。

 

要問男孩在青春時最值得高興的事,就是不死心地回到了那空無一人的研習室,因為他在秋風黃昏贈予的溫柔間,看見了飄落在地的算紙。

他分明看見了,女孩不知什麼時候悄悄地,在算紙寫滿了自己的名字。

那就是男孩青春的所有,女孩是他那時的絕對公式。

他們也是。

願望

胸腔像是被甚麼壓迫著,頸脖像是被繩子索緊著,心臟像是在燃燒著。我也不知道躁動的內心何時會爆開,那份浮躁會否在我的體內蔓延開去。我還能開懷大笑,但內心卻變得暗淡無光。

我願一切能日漸平息。我盼望著在未來的某一天,我能再次發自內心的感到快樂,無憂無慮地過上理想中的生活。平淡而充滿對生活的熱情。

自卑是如影隨形的痛。那個膽怯的我長大後成為了我的影子,隨時都準備將我的自負和自信抑壓到無盡的黑暗中,時不時讓我蹌踉,在人們面前出醜。

我願內心的痛苦能被時間撫平。總有一日,我也可以大方地接受來自他人的稱讚,勇敢地站在投射向我的光芒下,向世界證明我的價值。不再因處於高空而膽怯,戰勝恐懼,變得出色。

那些記憶化作鋒利的刀刃,向我的心臟刺去,卻又不足以致命。鮮紅的血液止不住地往外流淌,然後凝固。我行屍走肉地活著,繼續任由痛苦折磨我。

我願我能夠擺脫過去的痛楚。以「成為自我」為一種成就。不再在意那些充滿惡意的憤怒。不想成為我所討厭的人,也不想成為我所喜歡的人;我只想要努力成為自己。

即使現在的我過得不快樂,但我仍感激出現在生命中的每個人,細心地觀察著世間的所有美好,嘗試了解一切喜愛的事物。我並不完美,但又因為不完美而逐漸變得完美。人不是為了變得完美而存在。

我願世上的每個人都可以變得快樂,放下一切煩囂,逐漸領略到自身的價值。你也許微不足道,但仍不可或缺。

拼圖

你有沒有玩過拼圖呢?那副圖畫被切成碎片分散打亂,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將碎片一個一個連上拼好,一點一點逐漸還原它本來的面貌。聽起來真是容易啊!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直到那次……

我將最後一片拼圖碎片放入空隙中,又一幅拼圖完成了。這已經是今天第五幅了,不能說是我拼得太快,只是這些拼圖實在是太簡單了。先將這幅拼圖與其他四幅拼圖一起臨時安置在我的床上,並叫來再次媽媽,讓她給我下一幅拼圖。

  媽媽拿著拼圖盒子推門走進房間,看了一眼床上那副剛拼好的圖畫,笑了笑道:「 看來是我小看你咯,給,這次可沒有這麼簡單了!」她遞給我一盒對比之前更有分量的盒子,看一眼封面,那是繁星斑駁的深藍夜空,左上角到右下角的部分顏色較亮,星點比較密集。把盒子翻過來,乍一看是一千片的拼圖,我心裡無聲地咯噔了一下。

「這麼多!我怎麼拼?」之前的拼圖甚至連一百片都不到,一千片實在是讓我難以想象。如此多的碎片,這已經不是簡不簡單的問題了,就算把答案給我,也未必有耐心做完吧!媽媽見我僵在原地,開口說道:「 你可是說過無論多難的拼圖都會完成的哦!可不要讓我失望。」她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走出我的臥室,離開前還告知我這是最後一幅。突然有種剛打完史萊姆就立刻去討伐魔王的感覺,頓時非常後悔當初低估了拼圖,話說的太滿。

但是也只能硬著頭皮去幹了。如此,我調整好心態,將拼圖碎片從盒中取出。除了拼圖,盒子裡還有一包膠水,一張刮片,一個相框。我看著在桌上幾乎堆積如山的拼圖碎片,不禁頭痛起來。但也只能用盒子封面作例圖,按慣例先用顏色分類,並將邊邊角角挑出來,然後挑出顏色較淺的兩個角,以此為起點,因為每個碎片圖案都很相似,只好用逐個嘗試的方法去拼出邊框。此動作花了將近兩個小時。這幅拼圖果然不僅浪費時間,還很花費精力啊!我如此感歎。

接下來便是要拼上邊框內的碎片,我決定先將星點密集的部分拼好,再去拼剩下的部分。滿天繁星的畫面做成的拼圖,那感覺就像是,明明顏色同個明度的碎片看起來都一樣,但是卻連不上,就算拼得起來,看起來也不太對勁。

又是兩個小時過去,但這次一點進度都沒有,不,真要說的話也算是有一點點的,也就一點點。一千片實在是太多了,星點密集的部分佔了整幅畫的一半,少說也有三百片,而我卻只能一片一片地去試,按照這個進度,我何時才能拼完?

想到這裡,我崩潰起來,覺得自己永遠不可能完成這幅拼圖。我放棄似地向身後椅背靠去,無助地歎了口氣。這時,媽媽推門進來,看見我這幅狼狽的樣子,再看看桌上的拼圖,心下了然,道:「 看來遇到困難了呢,需要我幫忙嗎?」聞言,我霎時臉上一掃陰霾、眉開眼笑,激動地回道:「 真的嗎!太好了!」說完後立刻想到什麼,眉頭又扭在一起,我說:「 可你又能有什麼辦法呢,這麼多片拼圖,總不可能一下子拼完吧?」媽媽聽後向我笑了笑,又說:「雖然我的確沒有方法能在短時間拼完這幅拼圖,但有縮短所使用時間的技巧啊!」她走到我身後,拿起在桌上的兩片拼圖,問:「 是不是覺得這兩片拼圖很熟悉?」我定睛一看,驚訝道:「 是真的誒!」「 如果你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除了平邊的拼圖外,只有這兩種形狀的拼圖。」「 當然,每片拼圖都會有細微的不同。不過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我其實並不用傻乎乎地每片都試一次!」我恍然大悟,這兩個小時的逐個嘗試,竟然都沒有留意到這一點。

我迅速地以這兩種拼圖分類好挑出來的光點密集區域碎片和其餘部分,然後用碎片種類一連二,二連一的順序去試。就這樣不停做到晚飯,從晚飯做到深夜十一點,從睡醒做到午飯前,再做到晚餐……重複這個流程幾次後,我終於完成了這幅拼圖。讓我更為驚訝的是,這幾天我並未想過抱怨和放棄,有一股未知的力量充當動力驅使我去完成這拼圖。帶著異樣的滿足與成就感,我興奮地跑出房間把媽媽叫來。與她一起在拼圖上塗上盒子附贈的膠水,並用刮片抹平,最後裝進相框,掛在墻上。

我們看著那幅拼圖,那是繁星斑的駁深藍夜空,恍惚間,我突然覺得拼圖中的星星都閃爍了一下,像是在獎勵我這幾天的耐心與努力。耳畔響起媽媽的聲音:「 很多事情都像拼圖一樣,有規律可尋,根本不用一味地嘗試,只要找到訣竅,無論多困難的事情都能解決。而且我覺得如果你不知道要點的話,我估計你現在可不會笑的這麼開心喔!」

從此,我不僅愛上了拼圖,還更了解拼圖。而這幅星夜拼圖是讓我明白一個重要道理的關鍵,雖然凡事都有必不可少的步驟考驗我們的耐心,但細心找到做這些步驟的訣竅後,不僅事半功倍,還能從中獲取更多的收穫。我將它視為珍藏,每次遇到困難時,我抬頭一看這幅拼圖,便想起當時的找到技巧後拼圖的情景,那不知疲倦的身影。

——————————————————————————————————————

接下來才是正篇(不)不負責任的小劇場

我看著那幅在相框裡的拼圖,那是白色繁星斑駁的,藍墨水般深邃的夜空恍惚間。拼圖中的白點都閃爍起來,一時間的星光璀璨,我被此番場景迷了眼,著迷的看著被囚禁的璀璨。像被睡眠一樣,身體順應著某種指令靠近拼圖。「啪!」一聲響起,相框玻璃應聲碎裂,圖中的星空頓時湧現,代替了房間,包圍了我。燦爛的繁星近在眼前,又似乎遠在天邊,我抬起手,試探性地朝一顆白點探去。就在觸碰到的那一刻,指尖感到一絲微微的涼意,聚集在一起星點散開平均分佈在每一處星空,圍繞著我緩緩地轉動起來。此時,有謎之聲從夜空之外傳來。

謎之聲:少女,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要做魔法少女?

我:???

——————————————————————————————————————

第一篇是貨真價實的我一篇指定作文的內容,但是想著光投指定作文也太沒意思了,況且我本人除了做功課之外很少寫作,於是……

我明明本質很沒腦子卻不怎麼會這種搞笑無腦的文風呢,第二篇大家看看就好,反正也沒有後續。

——————————————————————————————————————

如果給你一次定制拼圖的機會,你會選擇什麼場景或人或其他事物來作為拼圖的樣子呢?而你是想將它送給其他人,還是留給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