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是等待被填滿的瓶子,而是盼望化作燃燒的火焰。

閒來無事,以二十一歲之齡書寫成長。

燃燒的花火,剎那的美麗,就是這樣曾經發生,就是這樣多麼動人。每個人也有過童年,每個人也有過屬於自己的時光。我們的時光不屬於誰,僅屬於我。

稟受著不同的天賦,我們有著森羅萬象的可能,這些可能是我們所擁有,不論我的氣質或濁或清,它都可以於日後仰之彌高;鑽之彌深堅。我們為這種可能高興。

因為有了稟受的可能,才可以成就他日的理境。我是自主的我,儘管走遍了學術的殿堂;儘管讀遍了先賢的銘志,若我成為了它們,我不會為此而高興,它們亦不會為此而高興。僅有當真切體會它們的一翻心思,從而成就自己,我會從此高興,它們亦會為此高興。

倒模的瓶子,僅是倒模的瓶子,千人一面的成就,千遍一律的生活,沒有人希望度過,沒有人希望經歷,這僅是埋沒了可能,埋沒了稟受最優秀的可能。若我的氣質於日後僅是庸庸俗俗,它於往後被迫成了愚夫愚婦。我為這種景況痛心。

因為我們的人生,應當由我們作主,僅有這樣,我們的一生才是屬於我們。儘管經歷風雨飄搖;儘管歷盡五味紛陳,只有當我選擇屬於我的生活,僅有這樣,這樣的成長才是無悔,這樣的成長才有意義。

人生如夢,事過無痕,若事事需得跟從、盲從,若物物都依別人的標準,我已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可能。你若問我對成長有何期盼?我盼望化作燃燒的火焰。

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