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睡蓮不睡」

愛好看留言

等待

五個月,眨眼間過去了。我那麼久未見你,想不起你的聲音,想不起你的樣子,想不起你最常說的話了;可當我翻出錄音聽,聽你的歌聲,聽你的聲音,一切都是那麼熟悉,我應從未忘記過,關於你的聲音,關於你說過的話,關於你的所有事情。

等待是煎熬的嗎?不,每天都在等待,當這成為習慣,日子與以前過的又有何區別呢?有些事情,不去想,不敢想,忘了想,也就忘了,以為自己把它遺留在了過去;可當不小心碰到了它的一角——它的全部都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猛烈撞擊著我的思緒,不止曾經的那些,還有新的,對於你的思念。

等待是煎熬的嗎?不,有些事情,不去想,不敢想,忘了想,也就忘了;可我還是去想了,去尋找它了,不自禁地,全部找回來了。但活在錄音裡的只是過去,即便再熟悉,他也不是「你」,留著徒增思念而已。我捨不得刪除,捨不得親自丟棄;有時候很怕,很怕,每一次見面都可能會是最後一次。於是就留著了,留到什麼時候好呢?五年後?十年後?我能做到嗎?到那時我真的還記得你嗎?

等待是煎熬的嗎?可能吧。最煎熬的會是想起了你,卻找不到任何有關你的事情嗎?我不敢試,我不信我會完全遺忘一個曾經那麼喜歡的人,如果在很久的以後,只能在回憶裡尋找他,他,和關於他的所有會徹底地,只存在於我的腦海裡。我們以後會那麼巧碰見嗎?碰見了,我會記得他,或者他會記得我嗎?我不信那千萬分之一的概率,世界有時真的很大,很大,大到完全碰不到思念的那個人;而碰到了,不記得,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在等待你嗎?我在等你,即使生活過得與遇見你之前並無差別,但我偶爾,只是偶爾,會數我們多久沒見了。

等待是煎熬的嗎?日子去得很快,每天經歷的事情都時常讓我無暇思考這個問題。當我思考幾輪過後,發現這個問題毫無意義,等待是煎熬的又如何?無論如何,我都會等你。

早餐

買了今天的中午飯,兩個菜肉包子和豆漿。

我看著袋子裡的豆漿,伸手摸了摸,我看著店員從冰箱裡拿出來,理所當然是冷的,這是在市面上可以買到的,瓶裝的,豆漿。我突然很想念以前,以前在那邊吃的早餐。


我在朋友兼鄰居家開的早餐店,買了一杯豆漿,是溫熱的。杯口用塑膠紙封住,杯身的塑料很軟,不像現在的奶茶杯。細細的吸管戳開封口,輕輕吸吮,溫暖的豆漿湧入口中,甜甜的,很好喝。

也只記得甜了,我已經很久沒喝過豆漿。

我常讓父母去買菜肉包子當早餐。離家不遠有個賣包子的店,他家的菜肉包子很大,餡很足,很美味。不似我手上的菜肉包,只有我手掌大小,記憶中的那些,還要大上一圈。

我只記得好吃,菜肉包的味道應該都差不了太多,只是很懷念,那些早上,那個裝著兩個包子的紙袋子,那種永遠吃不膩的菜肉包。

我又想起,在更遠的以前,早晨,去幼稚園的路上,手裡拿著在路邊攤買的的煎餅果子,還燙,裡面裹著肉和蛋。那個時候的我,根本叫不出這種食物的名字。

吃煎餅果子的次數,半隻手都數得過來。一如既往,留在記憶裡的,只有好吃。雖然,導致這個結果的更可能是我根本不會形容美味。


後來,那家賣包子的店不在了,我的菜肉包子便也沒了。不至於沒得早餐吃,除了包子,那時也會買些腸粉、蛋糕、麵包。小店的腸粉是我最喜歡吃的早餐之一。


我忘了是菜肉包店先沒的,還是朋友先搬家的。

她們家搬到了不遠的地方,早餐店也在附近新開了。她家的早餐店成了賣腸粉的。她依然會在我回來的時候找我玩,或者我上去找她,在午飯後。不過我們不再是鄰居了。


我從來都很喜歡那些小店的腸粉,所有小店賣的腸粉,都有加一種醬汁、只加那種醬汁。每個小店的腸粉,都是那個好吃的味道。我懷疑,這醬汁的製作方法,在腸粉店界是公開的。

有一個賣腸粉的早餐店不能被稱之為小店,不僅有醒目的店名,裝玻璃推門的店面,還有乾淨的店內,不是那種一家人開著養家糊口的類型。他家的腸粉,放的是醬油,感覺比那些不知原料的醬汁乾淨多了,所以,我不喜歡吃那兒的腸粉。不是說我喜歡吃不乾淨的食物,而是醬油比起那些醬汁實在是差太遠了。打個比喻吧,不考慮金錢,不考慮需不需要出門、走路,你選擇去吃小吃街,還是吃家裡煮的飯?

他家不只有腸粉,我在那兒吃過皮蛋瘦肉粥,我喜歡吃這種粥,也曾叫家裡人做過。不過那兒的粥,更貼切的說,是米糊。粥的米是看得到形狀的,我爸煮的粥就很顆粒分明。而米糊,嬰兒吃絕對沒有問題。


去蛋糕店買早餐的話,我一定會要求一盒酸奶,那種小的,像房子一樣的牛奶盒,盒子是深綠和白的。不是乳酪,只是酸的奶。

我現在根本喝不到那種酸奶了,乳酸飲料跟那個有一點不同,其他的酸奶也跟那種有一點不同。它像童年,悄悄地消失了,我的童年也伴隨著它,逝去了。


再後來,朋友又搬家了,這次搬去了很遠,去了她母親的家鄉,我有他們的電話,卻從不主動聯繫。

我只會懷念,我不會觸碰那些與人的過去。我明白這些舉動的無用,這無法挽回什麼。懷念,只需要我一個人獨自懷念。

我不擅長跟過去打交道,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過去。

我不必與過去的人敘舊,我不用想該如何找回過去。

過去只會是回憶。

看著「現在」消逝,又重生

題外話:你有沒有過什麼事情曾經特別想做,但因為自己的原因,最後沒有去做,或者沒有做成?

人生有太多太多「現在」,一愣神,便是新的「現在」。我們在時間長流的每刻,都與不同的「現在」肩並肩。上一個它成為了消逝的過去,而遙不可及的未來成為了這一個它。

今年不同於以往,長流的流速仿佛被人動了手腳,悄悄調成了兩倍速在我身邊飛速度過。不過回頭一看,原來是我每天都過得太相像,在家吃、喝、玩、樂。哦,還有上網課,週一到週五半天就坐在電腦前,注意都飄到窗外的大樹,未點亮的街燈,上完跟沒上似的,倒是像曾經考完試回憶課堂一樣沒有實感。大概是這大半年,一事無成,每天過得又很迷幻,才有如此錯覺。

對正值重要時刻的人,今年是辛苦的一年,庚子年,也是不幸的一年。九月了,離中秋沒多遠了,一年,終於快要過去。這段日子,在家的時間這麼多,本來我想好好鍛煉我的畫工,結果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隨手摸魚;本來我想趁機看完書架的書,結果看書清單上的書名卻不減反增;本來我想要每天都自主早起,結果沒有課的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曾經的現在,我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最終的結果都以之後再說告終。想想,曾經也不過是像這樣循環往復,因此對自己的標準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這只會讓我對自己更得寸進尺而已,所以我才變得如此落魄。唉!都是人的惰性在作祟。

我們每時每刻都在「現在」,如同明日復明日,「以後」何其多。即便明白這個道理,我並不充足的自律性拯救不了深陷泥沼的自己,掙扎都徒勞,只會越陷越深,沒入不知名的深淵,永遠困在下次一定的魔咒。這種無能為力的窒息感,讓我感覺自己是個廢物。特別是看到別人畫的畫,別人的自律,別人身上處處的優點。那一定付出了很多很多的「現在」。面對他們,我自愧不如,仰望著、羨慕著他人,自責。可我同時又沉迷在不用努力、無憂無慮、日夜玩樂的虛妄幻想中,被無能和懶惰纏住了身體,被束縛著,彈動不得,掙扎無果,眼睜睜看著「現在」擦身而過,消逝,又重生,又再離去。

人只能活在當下,看不見未來,抓不住現在,碰不到過去。雖然我們還年輕,還有很多未來,但過去的時間已經消失不見了。「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我們必須與人的惰性血戰,不可懈怠,亦不可頹廢。決定好的事情就去做,不要讓自己認為浪費了光陰,留下遺憾。

拼圖

你有沒有玩過拼圖呢?那副圖畫被切成碎片分散打亂,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將碎片一個一個連上拼好,一點一點逐漸還原它本來的面貌。聽起來真是容易啊!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直到那次……

我將最後一片拼圖碎片放入空隙中,又一幅拼圖完成了。這已經是今天第五幅了,不能說是我拼得太快,只是這些拼圖實在是太簡單了。先將這幅拼圖與其他四幅拼圖一起臨時安置在我的床上,並叫來再次媽媽,讓她給我下一幅拼圖。

  媽媽拿著拼圖盒子推門走進房間,看了一眼床上那副剛拼好的圖畫,笑了笑道:「 看來是我小看你咯,給,這次可沒有這麼簡單了!」她遞給我一盒對比之前更有分量的盒子,看一眼封面,那是繁星斑駁的深藍夜空,左上角到右下角的部分顏色較亮,星點比較密集。把盒子翻過來,乍一看是一千片的拼圖,我心裡無聲地咯噔了一下。

「這麼多!我怎麼拼?」之前的拼圖甚至連一百片都不到,一千片實在是讓我難以想象。如此多的碎片,這已經不是簡不簡單的問題了,就算把答案給我,也未必有耐心做完吧!媽媽見我僵在原地,開口說道:「 你可是說過無論多難的拼圖都會完成的哦!可不要讓我失望。」她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走出我的臥室,離開前還告知我這是最後一幅。突然有種剛打完史萊姆就立刻去討伐魔王的感覺,頓時非常後悔當初低估了拼圖,話說的太滿。

但是也只能硬著頭皮去幹了。如此,我調整好心態,將拼圖碎片從盒中取出。除了拼圖,盒子裡還有一包膠水,一張刮片,一個相框。我看著在桌上幾乎堆積如山的拼圖碎片,不禁頭痛起來。但也只能用盒子封面作例圖,按慣例先用顏色分類,並將邊邊角角挑出來,然後挑出顏色較淺的兩個角,以此為起點,因為每個碎片圖案都很相似,只好用逐個嘗試的方法去拼出邊框。此動作花了將近兩個小時。這幅拼圖果然不僅浪費時間,還很花費精力啊!我如此感歎。

接下來便是要拼上邊框內的碎片,我決定先將星點密集的部分拼好,再去拼剩下的部分。滿天繁星的畫面做成的拼圖,那感覺就像是,明明顏色同個明度的碎片看起來都一樣,但是卻連不上,就算拼得起來,看起來也不太對勁。

又是兩個小時過去,但這次一點進度都沒有,不,真要說的話也算是有一點點的,也就一點點。一千片實在是太多了,星點密集的部分佔了整幅畫的一半,少說也有三百片,而我卻只能一片一片地去試,按照這個進度,我何時才能拼完?

想到這裡,我崩潰起來,覺得自己永遠不可能完成這幅拼圖。我放棄似地向身後椅背靠去,無助地歎了口氣。這時,媽媽推門進來,看見我這幅狼狽的樣子,再看看桌上的拼圖,心下了然,道:「 看來遇到困難了呢,需要我幫忙嗎?」聞言,我霎時臉上一掃陰霾、眉開眼笑,激動地回道:「 真的嗎!太好了!」說完後立刻想到什麼,眉頭又扭在一起,我說:「 可你又能有什麼辦法呢,這麼多片拼圖,總不可能一下子拼完吧?」媽媽聽後向我笑了笑,又說:「雖然我的確沒有方法能在短時間拼完這幅拼圖,但有縮短所使用時間的技巧啊!」她走到我身後,拿起在桌上的兩片拼圖,問:「 是不是覺得這兩片拼圖很熟悉?」我定睛一看,驚訝道:「 是真的誒!」「 如果你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除了平邊的拼圖外,只有這兩種形狀的拼圖。」「 當然,每片拼圖都會有細微的不同。不過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我其實並不用傻乎乎地每片都試一次!」我恍然大悟,這兩個小時的逐個嘗試,竟然都沒有留意到這一點。

我迅速地以這兩種拼圖分類好挑出來的光點密集區域碎片和其餘部分,然後用碎片種類一連二,二連一的順序去試。就這樣不停做到晚飯,從晚飯做到深夜十一點,從睡醒做到午飯前,再做到晚餐……重複這個流程幾次後,我終於完成了這幅拼圖。讓我更為驚訝的是,這幾天我並未想過抱怨和放棄,有一股未知的力量充當動力驅使我去完成這拼圖。帶著異樣的滿足與成就感,我興奮地跑出房間把媽媽叫來。與她一起在拼圖上塗上盒子附贈的膠水,並用刮片抹平,最後裝進相框,掛在墻上。

我們看著那幅拼圖,那是繁星斑的駁深藍夜空,恍惚間,我突然覺得拼圖中的星星都閃爍了一下,像是在獎勵我這幾天的耐心與努力。耳畔響起媽媽的聲音:「 很多事情都像拼圖一樣,有規律可尋,根本不用一味地嘗試,只要找到訣竅,無論多困難的事情都能解決。而且我覺得如果你不知道要點的話,我估計你現在可不會笑的這麼開心喔!」

從此,我不僅愛上了拼圖,還更了解拼圖。而這幅星夜拼圖是讓我明白一個重要道理的關鍵,雖然凡事都有必不可少的步驟考驗我們的耐心,但細心找到做這些步驟的訣竅後,不僅事半功倍,還能從中獲取更多的收穫。我將它視為珍藏,每次遇到困難時,我抬頭一看這幅拼圖,便想起當時的找到技巧後拼圖的情景,那不知疲倦的身影。

——————————————————————————————————————

接下來才是正篇(不)不負責任的小劇場

我看著那幅在相框裡的拼圖,那是白色繁星斑駁的,藍墨水般深邃的夜空恍惚間。拼圖中的白點都閃爍起來,一時間的星光璀璨,我被此番場景迷了眼,著迷的看著被囚禁的璀璨。像被睡眠一樣,身體順應著某種指令靠近拼圖。「啪!」一聲響起,相框玻璃應聲碎裂,圖中的星空頓時湧現,代替了房間,包圍了我。燦爛的繁星近在眼前,又似乎遠在天邊,我抬起手,試探性地朝一顆白點探去。就在觸碰到的那一刻,指尖感到一絲微微的涼意,聚集在一起星點散開平均分佈在每一處星空,圍繞著我緩緩地轉動起來。此時,有謎之聲從夜空之外傳來。

謎之聲:少女,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要做魔法少女?

我:???

——————————————————————————————————————

第一篇是貨真價實的我一篇指定作文的內容,但是想著光投指定作文也太沒意思了,況且我本人除了做功課之外很少寫作,於是……

我明明本質很沒腦子卻不怎麼會這種搞笑無腦的文風呢,第二篇大家看看就好,反正也沒有後續。

——————————————————————————————————————

如果給你一次定制拼圖的機會,你會選擇什麼場景或人或其他事物來作為拼圖的樣子呢?而你是想將它送給其他人,還是留給自己呢?

繪畫

題外話:世間每一件事都有它獨特的吸引力,而我突然想到,我們的興趣,是否一開始就註定好的?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能做的事情,各位都有一個兩個不同的興趣愛好吧,可能是唱歌,可能是跳舞,也可能是寫作。每次每次,做些興趣相關的事情時,都會覺得很自在、快樂,那種由衷的「喜」,與「悅」,是源於對它的「愛」,與「好」。

我們為什麼會「愛」它?又為什麼會「好」它?這一切都在我一次一次落筆收筆,畫出線條時得到解答。

無聊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地就拿起畫筆,慢慢勾勒出,在腦海中不禁浮現的圖像線條。之所以繪畫時感到愉悅,自然有「可以表達自我 」,這個作用的功勞。繪畫作為一種藝術,在我看來是表達心靈絕佳的一種方式,而手中的畫筆,亦或者手掌、手指,更或者全身,就是我們展示內心世界的工具。我們亦或追求美,亦或追求獨特,亦或追求自然。全部的全部,不過是我們內心渴求的映射。而我們的所有想法都是渴望去展示的,或許需要別人的認可自己,或許需要由此了解自己。

看到自己真正看到的,看到自己真正想到的,不僅有這個原因作為我在繪畫時感到喜悅的理由。

平日間隨手拿起鉛筆繪圖,尺側貼上質感雖然不細膩,但摸起來非常舒適的畫紙,控制手指的關節,適量移動手在紙上的位置,不含鉛的鉛芯與紙張摩擦,摩擦的感覺,是獨一無二的,是獨屬於石墨的。

伴隨著或長或短,或重或輕的沙沙聲,繪出一條條各不相同的灰線。這些線好似連著我的心和白紙,形成通往我內心的道路,或者是我內心敞開的門。線與線連成面,線與面和面組成畫。接著,借助手工刀,輕輕地,貼著筆芯刮下一點又一點的石墨粉,由手指用按和抹的手法塗在幾乎皚白的紙上,白點斑駁在一片片的灰色區域,更為突出紙張粗糙的質感。石墨粉均勻地分散,暈染出天空雲朵的陰影、眾多高大山脈的輪廓、平靜海面的波紋,使畫面更為豐富生動、圖像更加立體逼真,猶如真的置身其中,在海岸邊遙望,望見了遠方的景色。那個我一定是笑著欣賞著此景的,正如我總是在繪畫時不自覺地勾起嘴角。

紙的白與石墨的灰既相容又相斥,形成強烈的衝擊,衝擊觀賞者的視覺,一個不注意,就不由得沉浸其中。完成的作品,可謂線條清晰輪廓分明,卻又因畫面灰白且白點斑駁而不失朦朧感,像夢中的場景,若即若離,我想,這是鉛筆畫獨有的美。我愛這種美,更愛這個創作美的過程,因此我在繪畫時總是感到喜悅的。

我愛「畫」,「好」美。此句中,畫無論是作為名詞也好,動詞也好;好無論是作為副詞也好,動詞也好,於我來說,細細咀嚼之後都別有一番風味。我享受每次全心全意「畫」的過程,即使我畫技不精湛;我享受每個作品絕無僅有的「美」,即使只有我一人能理解。

——————————————————————————————————————

這是為了的學校每學期的指定(?)的一篇作文而寫的,我沒有寫上本來的題目,想著這次我太過放飛自我了,甚至有點離題的可能,大概註定與高分(合格)無緣(雖然我最後還是把這篇文提交上去了,可能這就是我最後的屈強?),但這是我發自內心的寫作,並且寫的很開心,還是希望有更多人能看見他,想著更適合發佈在博之以文,於是寫完就丟上來了(意外的迅速)。

我沒有畫過文中的畫,說到底就是「作」文而已,選風景畫是為了方便寫作,我本來不擅長畫景物也沒有怎麼畫過,同時也的確是畫技不精湛,所以畫的部分看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