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6D19) MAI MAN YAM」

(6D19)

願望

胸腔像是被甚麼壓迫著,頸脖像是被繩子索緊著,心臟像是在燃燒著。我也不知道躁動的內心何時會爆開,那份浮躁會否在我的體內蔓延開去。我還能開懷大笑,但內心卻變得暗淡無光。

我願一切能日漸平息。我盼望著在未來的某一天,我能再次發自內心的感到快樂,無憂無慮地過上理想中的生活。平淡而充滿對生活的熱情。

自卑是如影隨形的痛。那個膽怯的我長大後成為了我的影子,隨時都準備將我的自負和自信抑壓到無盡的黑暗中,時不時讓我蹌踉,在人們面前出醜。

我願內心的痛苦能被時間撫平。總有一日,我也可以大方地接受來自他人的稱讚,勇敢地站在投射向我的光芒下,向世界證明我的價值。不再因處於高空而膽怯,戰勝恐懼,變得出色。

那些記憶化作鋒利的刀刃,向我的心臟刺去,卻又不足以致命。鮮紅的血液止不住地往外流淌,然後凝固。我行屍走肉地活著,繼續任由痛苦折磨我。

我願我能夠擺脫過去的痛楚。以「成為自我」為一種成就。不再在意那些充滿惡意的憤怒。不想成為我所討厭的人,也不想成為我所喜歡的人;我只想要努力成為自己。

即使現在的我過得不快樂,但我仍感激出現在生命中的每個人,細心地觀察著世間的所有美好,嘗試了解一切喜愛的事物。我並不完美,但又因為不完美而逐漸變得完美。人不是為了變得完美而存在。

我願世上的每個人都可以變得快樂,放下一切煩囂,逐漸領略到自身的價值。你也許微不足道,但仍不可或缺。

論痛苦

「痛苦」於你而言是甚麼?

痛苦有許多種,可能是在炎夏中不小心掉到地上的冰淇淋,也許是因考卷上的問題而感到苦惱的時刻,又或是不可控制的壞事出現在生命中。

還記得一次與同學之間的閒聊中,我無意中提起自己最近的生活被學業和課外活動的訓練所佔據,感到痛苦。話音未落,平時喜歡批駁我的小琳便啟齒:「你這算得上甚麼!我一直以來每天都要練琴,比起你還要痛苦得多呢!」

我默默無言地聽著,繼以自然地轉移到其他話題。並不是不知該如何反駁,而是原來承認別人的辛苦是件如此困難的事嗎?

每天都要練琴,那是我無法想像的,我從來都沒有正式接觸過樂器。雖然如此,但我認同每天都要練習同一件事,即使再喜歡音樂,都有可能成為一件痛苦的事。但為何要否認我的痛苦?或許我所承受的在你的眼中顯得微不足道,但它對於我而這確實是種痛苦。

不知從何時起,人們開始了一場競賽。他們喜歡比較一切事物,身材、成績、遊戲等級、前程的可能性……「痛苦」也被列入為其中一項競賽項目。

心理疾病隨著患者數目有增無減,在近年受到了更多來自世界的關注,例如憂鬱症在上年成為了全球第二大疾病。而心理疾病的本身漸漸成為了一種「潮流」。

憂鬱與憂鬱症當然有所不同,「憂鬱」只是我們在面對痛苦時會經歷到的情緒。而「憂鬱症」影響著人們的思考、感受和行為。我近年來看到不少年輕人,在社交媒體上毫無原由的說著自己有憂鬱症,以突顯自己有多麼的「痛苦」,到頭來只是為了騙取人們的關注。

這種風氣導致了那些願意公開的憂鬱症患者,被責怪、漫罵、當成騙取同情心的騙子,最終無法得到足夠的幫助。「痛苦」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但沒有必要在毫無根據的將一切都與心理疾病扯上關係。有懷疑時,去尋求幫助是件好事,例如與親友傾訴,或是向專業人士暸解相關資料。

「痛苦」更加沒有必要去作出比較。

哪會有誰比較痛苦。痛苦的形態從來都是不定的,你眼中的小事,可能會是別人莫大的悲痛。痛苦哪會有得比較。

比起與他人比較痛苦,更重要的是讓他們減輕痛苦。「不要想得這麼負面。」這是句毫無用處的話,我相信可以的話,沒有人會想成為一個負面的人。

想要減輕對方所承受的痛苦,一個簡單的擁抱,一句簡單的「加油」,一份簡單的心意,一切都足夠。人之所以會感到痛苦,正因為我們感受過幸福,也代表著我們有認真地過屬於自己的生活,所以痛苦才會出現。

痛苦出現時,它彷彿存在生命中的每一個角落,將我包圍,難以鬆口氣。但不要忘記生命中還有幸福,在很久不穿的衣服口袋中翻出了錢、在意想不到的時候收到了來自朋友的訊息、在雨天過後難得的陽光……

就算你因為某些事而感到痛苦時,也不要忘了那些讓你感到幸福的事。有些人為了不再感到痛苦,而選擇不再去感受任何事,那就太可惜了。因為這樣就連幸福都感受不到了,最終連生活的熱情也不再擁有。因為痛苦而放棄更多,不划算。

當痛苦出現時,試著擁抱它。總有一天它會慢慢從你的生命中溜走,你回頭一看,是的,你經歷了一場痛苦,但都過去了,深呼吸,迎接更好的未來。

給消沉的你

也許在別人眼中,那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就在那麼一瞬間,我忽然感到悲傷極了。我只想藏在安靜的一隅,獨自靜靜的待著。

那種無助、徬徨的感覺就像一條繩子,掛上我的脖子,並逐漸收緊。它總會在我快要放棄掙扎時鬆開,反反覆覆。

我深知無論是多麼樂觀的人,終究還是會有消沉的時候。當意料之外的低落情緒向你襲來時,不要害怕,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你要做的是學會接受它,這是一種情緒,是拼湊出「我」的其中一部分。

你可以向別人傾訴、聽音樂、做任何你喜歡的事。當你覺得沒有人能幫助你時,即使只是面對著一面牆壁,也請你把想要訴說的都說出來;不要憋在心裏,越想越低落。

生活上的問題也許會越變越難,但取得適當的休息、理清自己的思緒,與解決問題同樣重要。

每個問題從來也不是只有一條解決之道,可能是你還未想到而已。靜下心來,好好思考,更好的辨法總究會浮現的。

有時候,沮喪的也許不是你。幫助別人是件好事,但不要一味將正能量塞給他,他可能會吃不消的。

安靜地陪伴在他的身邊、傾聽於他,或是在必要時給他一個擁抱;這對於處於消沉中的人而言,也許已經是一種安慰。我不敢說這是最好的方法,但傾訴與聆聽是不可或缺的;當然,是在對方願意傾訴的情況下。

在安慰別人的同時,也不要忽視了自己。愛別人之前,請先愛自己;有能力愛自己,才有餘力愛別人。

願你每天也幸福和安穩。

藍色小魚

我是一條活在海裏的白色小魚。我與同類們總會一大羣的在海中暢游。為何要羣體活動?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從來都是這樣的。

聽說曾經有些小魚脫離了羣體生活,有的身體自此變成了其他顏色,有的沒有變顏色的在不久之後又回來了,有的去了一個叫作「天堂」的地方,這聽起來有點兒可怕。

我從來不敢離開魚群,別的魚兒游到那裏,我就跟隨著,即使不知終點在何方,但只要一切都是安逸舒適的便足夠了。

一天,我發現自己的尾巴變成了藍色,恐懼感就像鯊魚般的,在身後追趕著我。我把這事告訴了一些魚兒,牠們都說不需要理會,只是小事,過一會兒就會好了。我也不敢再說些甚麼,只好盡量不去在意那突然出現的一抹藍色。

但是隔著日子慢慢的過去,那一抹藍色慢慢擴大了範圍,我的半個身子都被藍色侵蝕了。我因此變得焦慮,害怕終有一天我的整個身體都會成了藍色的。

近來的我總會沒有原因的感到傷心,游泳的速度越來越慢,我很害怕跟不上其他魚兒的速度,他們可能會把我當作異類,並拋棄我。於是我裝作若無其事,用海草遮掩自己的半個身子,繼續與魚兒們嬉戲。這樣的話,牠們就不會有察覺到我身上的變化,也會繼續願意與我作伴。

又過了一段時間,身體上的藍色不但沒有褪色,還變得比之前更深一些。在我身上堆積的海草有增無減,重得很,這令我游得比以往更加緩慢,但我又不敢拿下來。

海草實在是把我壓得快要喘不過氣來,我悄悄地游到魚群的最後,把身上的重擔全部甩開。忽然間一切都感覺輕鬆多了,可我也再不敢游到魚群的中央與其他白色小魚嬉戲。但只要能夠繼續跟隨著魚群生活,我也已經心滿意足。

這種寂寞的生活持續到某一天,其中一條白色小魚發現了我的異樣,引來了其他魚兒的異樣目光和竊竊私語,我被牠們所包圍,接受著來自牠們審視。在驚恐失色之際,我只好坦白自己的苦惱,盼望魚兒們會願意接納我,並與我一起尋找解決辦法。

在我說出一切的經過後,大家都紛紛安慰我,希望我可以振作起來。牠們又提到了我這並沒有甚麼,那些找不到食物的魚兒比我更可憐。倏地,一條魚兒衝出來罵我是騙子,說我在編故事,搏取大家的同情。

「你不是還沒有死嗎?你只是在騙取大家的同理心,想要做突出的一個吧!」

我的心裏委屈得很,卻又啞口無言。我可以用甚麼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呢?難道要把心臟挖出來嗎?

魚兒們聽到牠對的指控後都紛紛散開,頭也不回的重新組成魚群,並再次向那不知終點的方向游走。

我悲傷極了,我整個身體都變成了藍色,彷彿隱身於這一望無際的海洋中。一直以來除了跟隨著魚群游走外,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些甚麼,一切都是如此的可怕和陌生。我感到慌張失措,期盼著會有任何一條熟悉的魚兒來拯救,但是沒有,誰都沒有在我的身邊。為何他們不能夠理解我是花了多大的勇氣才願意把事情訴說出來?為何他們不願意接納和陪伴我的身邊?難道只是因為我不是白色的嗎?

我慢慢向深海游去,希望會有隨便一條大魚可以不嫌棄我並把我吃掉,反正我也不知道可以做些甚麼,成為大魚的糧食似乎也不錯,最起碼這證明我還是有點用處的。

倏然一條紅色小魚游到我的身邊,詢問我為何不隨著伙伴們游走。「牠們都討厭我,因為我變成了藍色。」我苦澀的語氣透露著心中的沮喪。

「我也曾經是藍色的。」那條紅色小魚說。「那時的我沮喪得很,於是游進人類的魚網裏,但求一死,可是人類看見我的顏色便嫌棄地把我扔到一旁的沙上,咒罵著我一點價值都沒有。」牠向我憶說起牠的過去。

「當我以為自己將要迎來死亡時,一位男孩走到我的眼前,把我捧在手中,對我說:『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便把我拋回海裏。從那天起我努力地活著,四處游走並快樂的過每一天,身體也漸漸變成了紅色。」

我帶著羨慕的眼神看著牠身上的顏色,對牠說:「我也很想要變成紅色!」

牠輕笑一聲應道:「你不一定要變成紅色的,你也可以是紫色、綠色、橘色的。只要是你喜歡的顏色都可以!」

「但是這會很困難嗎?」我苦惱的問道,害怕自己會迎來失敗。

「世上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困難的,但你也得嘗試,要鼓起被討厭的勇氣,成為自己。」紅色魚兒鼓勵著我。「放心吧!我會一直陪伴你的身邊。」

我的內心感受到一絲的溫暖,並擁有了信心迎接未來的困難。有紅色小魚陪伴著我,一切都變得有希望。

幸好有紅色小魚的陪伴和理解,藍色小魚的尾巴出現了一抹橘色。雖然還有很多未知的事情等著牠,但只要牠願意相信自己的話,牠終會變成屬於自己的色彩。

不幸者

看著表面平淡和諧,實則上混亂不堪的一切。臉上還能扯起微笑,可是內心早已枯涸,對於情感逐漸麻木。

「哭吧!把情感紓發出來就會沒事了。」

於是我拼命的哭泣、叫喊,想要將一切的悲痛拋開。直到後來,當我再想要痛哭一場時,然而這顆心早已變得比沙漠還要乾燥。

那一切的痛苦也長駐在我的心房。

「傾訴出來吧!會好很多的。」

於是我訴說了心中的感受,期盼可以從他人口中得到實際的意見,又或許只是些許的認同。

「你這算些甚麼,我更慘呢!」

怎麼辦?我還是很悲傷。

「都怪你自己沒有努力擺脫。」

你有想過嗎?你用五秒說出的話,對方可能會因此思考五分鐘、五小時、五天,甚至五年。

文字的力量是很強大的,但它永遠都不會在當下展露出來,而是和釀酒一樣,隨著時間,力量便會揮發得越強。

當你說出未經斟文酌字的話時,你也許是在把對方進一步推向懸崖的邊緣。

「人哪有那麼脆弱!」人類從來都是脆弱的。

「哭泣」,總都被默認為軟弱的象徵;「愛哭鬼」,從來都是個貶義詞。

淚水本就不應代表軟弱,這只是一種情感表達的方式;比較常掉淚,也只可以說是對方碰巧較為感性。

同一件事有許多更恰當的形容方式,你為何選擇以負面的方式表達呢?

你要牢記,善良的對待每個人,尤其是不幸者;要明白,陷於不幸並非他們的本意。

離別

曾經以為自己經歷過這麼多的離別以後,會漸漸對此感到從容自若;不,我錯了。迎來離別的時候,腦袋只會一片混亂,滾燙的淚水依舊從眼眶奪出;每次,我都哭得像個鬧脾氣的小孩,不因為喜悅、也不因為悲傷。

「離別」,意指暫時地離開。有時,再次見面的機會有時還會存在的;但,也指永久地離別。離別那一刻為何會哭?於我而言,是恐懼。

離別時,腦袋裏混亂不清的想法,其實全是過去的回憶;那些真實、美好的回憶,美好得又似不曾存在。我害怕失去,害怕離別以後就只能回想;人的記憶力是有限的,再重要、再深刻的體會,也終有一天會被時間所沖淡,然後忘記。

雙眼無法再映出你的樣貌,雙手無法再感受你的體溫,雙耳無法再聽見你的聲音;你搬家了,住在我的腦海裏。想到你時,心窩會甜絲絲的;想到離別那時,心窩會被壓得有點透不過氣,淚水在眼眶打轉。

「離別是人一輩子最難學會的課題。」我知道的。離別時允許自己任性一回,大哭一次吧;實在,太難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