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風

柔風拂起了你的髮鬢青絲。
蜿蜒的枝幹,
掛著輕浮的綠柳在你耳畔輕唱,
及脖的深草說,終於夏天啦,
要跟我一起吃掉枯燥的秋天嗎?
你說不餓,還得在盛春見上他一面。

你問大樹,冬天你還在嗎?
它的旁枝撫上了你的頭,
不要等太久啦,
四季總得是要過的。

百年樹木,比普通人見得要多了。
你輕擦了眸間氤氳的水霧,笑著搖頭,
抱著骨灰的手攥得更緊了。
驕傲昂起頭說,這就是我的春,誰都搶不走。

樹終究紅了眼,於是風意又起了。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