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大話精」剖解

  梁振英出任香港特首,短短數月,民望持續低落,其多項施政及對示威集會作出的回應,均被指摘其在玩語言藝術,甚至有人指斥他是「天生大話精」。

 

 

 

 

 

 

 

 

 

(特首公布,學校可自行決定開辦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可自行決定是否獨立成科,還可以自行決定科目的方式及時間。)

 

  講大話欺瞞市民,絕不是梁先生的專利。我們早已習慣政客滿口謊言,巧言令色。不過,他們都是有目的、有限度地說謊,跟所謂的「天生大話精」還有好一段距離。

  甚麼是「天生大話精」呢?我滿懷疑問的翻開《天生大話精》(Born Liars: Why We Can't Without Deceit)一書。作者伊恩萊斯利(Ian Leslie)是位英國作家,其前作《身為總統》(To be President)被評為對奧巴馬上台的政情氣氛,分析最為獨到的著作之一。讀了十數頁,我赫然發現,「騙子」豈只梁先生一人!原來只要是人,便無法擺脫謊話,人人都是「天生的騙子」!

 

 

 

 

 

 

 

 

 

 

 

(Ian Leslie:"Born Liars: Why We Can't Without Deceit", Quercus, 26.05.2011.)

 

謊言能促進文明?

  萊斯利認為,「能夠說謊」是人類得以發展文明的關鍵。此看法並非本書作者首創。人是符號動物,能使用符號以傳遞思想。這既成就了文化,也令謊言成為可能。但,「能夠說謊」跟「常常說謊」是有很大分別的。以藝術家為例:文化、藝術不離虛構,藝術家虛構作品,總會事先明示,甚至刻意透過虛構呈現真實。他們的「假」與其說是真假之假,還不如說是「假借」之假。是故,藝術家終究與騙子有別。

 

善意謊言說不得?

  據萊斯利分析,西方傳統倫理學視說謊為絕對的不道德,這是對《聖經》的過分詮釋。再者,中世紀聖奧古斯丁和阿奎那的神學教化,把個人潔淨和完美德行高舉於人際關係及社群利益之上,才會連「善意謊言」也否定。

  上述「道德主義謬誤論」中,最著名的例子當然是「謀殺者來敲門」:假設,你收留了一位正被追殺的朋友在家。一天,追殺他的人走到你家門前,向你查問汝友下落。這時,你會否說謊,以保友人一命?堅持說謊是絕對錯誤的倫理學家,即使友人刀鋸臨頸,他們也不會違背原則騙人。

  作者卻認為,當考慮到人際和社會關係的維持、和諧等需要,說謊便不該被排斥,甚至成了某種需要。作者甚至認為,中國人比西方人更傾向對說謊不以為忤,並將之歸因於儒家文化傳統。

 

「河蟹」豈是真和諧?

  真懂儒家的人自曉其箇中錯漏。「誠明」是中國傳統的大學之道,哪有不重真誠的道理?誤以「河蟹」為真和諧,洋人真被當代中國之現實欺騙了!

  說謊之所以有時被容許,是因為有更高的道德價值要維持,不代表說謊本身是正確的。其中分別,各位不妨參閱嬈嬈的《說謊的藝術:謊言也要說的很智慧》。

  有人認為自己有權說謊,甚至把其謊言都扭曲為「善意謊言」。這些人無非過分自信,同時又無法肯定「真我」。問題不在於謊言是否真的令人心理健康、促進人類文明等,即使人人生來都會說謊,當你以這個「事實」作為你說謊的藉口,你便陷入被責難的深淵。

 

 

 

 

 

 

 

 

 

(嬈嬈:《說謊的藝術:謊言也要說的很智慧》,就是文化,07.07.2010。)

在〈「天生大話精」剖解〉中有 11 則留言

  1. 说谎其实很多人都说过,但是我们为什么要说谎呢?可以说是怕做错事被惩罚,善意的谎言等等……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习惯,所以可见CY LEUNG是不对的,而被人指斥他是「天生大話精」。

  2. 人人都是「天生的騙子」
    做人真誠坦率故然是美學的一種,同時亦是美德
    但過於坦誠,會不知不覺間傷害別人,因此是要坦誠或是說謊須因情況而定

  3. 說謊有好也有不好,有時說一些善意的謊言有時可以幫助別人,但是有時說一些惡意的謊言會可以不知不覺間損害一些無辜的人,所以說謊時要小心,會不會傷害別人.

  4. 說謊不是一件好事,但我認為, 說一個「白色的謊言」, 也無傷大雅。只要這謊言沒有損害其他人的利益的話, 也是可以的。 不過價值觀不同, 也沒有對錯之分。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